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国内动态>正文

香港乐施会毅行者,善“行”三十年

2012-11-26 12:18 中国发展简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2年11月18日,广州首届马拉松举办之日,也是有32年历史的香港乐施毅行者本年度活动的最后一天。这个最大强度超过两个山地马拉松的徒步项目,要求参赛队伍4名队员必须以团队的方式、在48小时内走完全程100公里,同时需募得至少8000元港币的善款。
  作为香港最大型的远足筹款活动,今年一共有3940名参与者成功走完100公里,募款目标是超过3000万元港币。而一切参与和努力,只是为了“支持乐施会在香港、中国内地、非洲及亚洲其他地区推行扶贫救灾和倡议工作”。

  不一样的行走

  1981年,当驻港英军啹喀兵团(Ghurka,即尼泊尔裔士兵)为考验士兵耐力,而举行这项名为“毅行者”(trailwalker)的筹款活动时,一定没想到,若干年后,它会成为全港最大规模的公益募款活动。
1981年的首届毅行者活动共募得8万元港币的善款。1986年,乐施会参与合作、并开放市民参加后,这个数字迅速上升到20.8万元港币。1997年后,毅行者更名为“乐施毅行者”(Oxfam Trailwalker,OTW),2011年第30届“乐施毅行者”募得善款已达到2700余万元港币。
11月15日,就在本年度“乐施毅行者”举行前夜,在香港铜锣湾、旺角等商业旺地,各大户外店仍熙熙攘攘——就像圣诞打折季提前到来。
这些穿梭于各户外店的人,手中大多有一本“毅行者装备手册”,上面有各种推荐装备、商家地址、针对“毅行者”的特别优惠等信息。没错,这都是漏夜购买装备准备次日行走的“毅行者”们。
今年“乐施毅行者”的口号是“因为毅行,生活从此改变”,这仅仅是针对参与者而言的。它的另外两个口号,更能体现这项运动的意义:“踏遍百里,对抗贫穷与饥饿”(100km against poverty and hunger)、“助人自助,对抗贫穷”(working with people against poverty)
这是“乐施毅行者”不同于其他户外运动的地方:比完成比赛拿到名次更重要的是,参加者需要用自己的“毅行”精神,感动自己身边的人群,请他们捐款支持“对抗贫穷与饥饿”。
11月17日下午两点,离最后出发时间已经过去24小时,在麦理浩径的各个路段上,都能找到看起来已经筋疲力尽的“毅行者”,尽管距离终点可能还有近50公里,这些参与者仍在勉力坚持——除了完成自我挑战,也为了拿到捐助者们的“完成奖励”,提高自己团队筹款金额而努力。
因为,在“乐施毅行者”的“筹款锦囊”赞助表格中,有两项募款项目:“定额”和“完成奖励”。
据乐施会官方统计,今年行走的1200支队伍、4800人中,最终完成全程的有3940人,其中最后一支坚持完成的队伍,一共耗时47小时52分。这意味着,为了这项行走,这四位队员已经在麦理浩径上经历两天两夜,几乎无眠无休。
普通人当主角

  “乐施毅行者”并非只与参与行走的4800人及香港乐施会有关,实际上,“卷入”这项运动的有多达数十万人和上百家机构。
据乐施会中国项目总监廖洪涛介绍,每个参与“乐施毅行者”的队员,背后至少有3名支援队员;沿途的10个检查站、10余个支援点(提供饮水、食物和短暂休憩场所),每个点也有两三百人轮班倒,为“毅行者”服务,这些志愿者,多数是香港公立机构或者社会团体的职员;而被筹款的对象,每队不下50人。
这亦与乐施会自身的定位有关,即让普通人成为公益慈善的主角。实际上,仅“乐施毅行者”项目的募捐额度,就达到了乐施会年度募款总额的15%,是仅次于“乐施之友”等常捐助计划的第二大募款来源。
这个开放的平台,吸引了更多的机构和个人投入其中。如前文提及的户外店或者户外品牌,他们除了为参与者提供装备优惠以外,也会亲自组队参与“乐施毅行者”——在捐助的同时,也给自己的品牌做推广。除了号码牌有指定赞助商广告外,乐施会并不限定参与者在衣着上做广告,不管是公益广告还是商业广告。
近年来“乐施毅行者”的最好成绩,多是由代表户外厂商的队伍获得,更是说明了这一点。但不管是为了挑战、推广或者是提升公众形象的目的而来,“毅行”的宗旨始终没变:对抗贫穷与饥饿,而它本身也因为参与者的丰富多样而收获了更大的捐助群体。

  内地试验

  乐施会募得的捐款,25年来近50%的支出投放于中国内地。自1987年以来,它在内地共实施过2000余个项目,投入资金超8亿元港币。
这些项目主要包括农村发展与灾害管理、城市生计、基础教育、公民社会组织和社会性别平等,试图帮助贫困人群和弱势人群提升其生存条件。其中5•12地震的救助,让乐施会第一次给内地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的“乐施毅行者”活动,中国内地有很多家NGO也组队参与,如关注山区儿童的“多背一公斤”、关注女工生存状态的“霹雳女工”、关注罕见病的“瓷娃娃”、关注残疾艺术家的“爱艺文化基金”,此外,还有中山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等机构。
自然之友等NGO组织虽然没有亲身参与行走,但组织了数十人的联合支援队。从某种意义上讲,本次“乐施毅行者”也是内地NGO团体的一次集体“充电”,他们中的多数有一个相同的愿望,“希望内地也能发展出类似的公益募款活动”。
其实内地也已经有类似的项目在试验,比如广州即将举行的25公里“Cool Walk纵横山野健行团队赛”,就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乐施毅行者”。而本次参与“乐施毅行者”的无锡NGO“春晖青年公益发展中心”,也有望明年在无锡举行50公里的“毅行”。
曾经有位登山家被人问及缘何热爱登山,其答案是“山就在那里”,对于“毅行者”,不仅仅是山就在那里,行山之外,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就在那里。48小时的“毅行”之外,才真的需要勉力毅行。

责任编辑:刘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