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恶化 广西数千亩红树林受灾

2015-10-23 13:12: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广西数千亩被称为“海岸卫士”的红树林,正面临着一场生存危机。

  红树林是潮滩湿地木本生物群落,是至今世界上少数几个物种最多样化的生态系之一,由白骨壤、桐花树等多种植物构成。在我国的广西、广东、海南、福建等地的海岸滩涂,能看到它的身影。

  由于根系发达,红树林具有抵御风沙、保护海岸、降解污染、调节气候等重要功能。2004年印度洋海啸中,有稠密红树林地区的受灾程度比没有红树林的地区轻得多,有环境报告指出,红树林能把海潮的“威力”减小75%。

  近来,广西地区数千亩红树林遭受虫灾。虽然各方正在扑救,但此次红树林虫灾也暴露了红树林生态系统保护工作中的欠缺,更折射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实施背景下,生态系统保护所面临的困难。

  数千亩红树林受虫灾

  “上次来的时候还是一片绿色,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可惜了!”望着眼前这片因遭受虫灾而枯黄的红树林,石平不住地叹息。

  他是一个本地人,对红树林的作用很是熟悉:“红树林可以防风浪,保护海岸,而且绿油油的一片很好看。”

  9月下旬之后,他眼前这片位于防城港市渔洲坪镇的红树林因害虫将叶子啃噬殆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远看一片枯黄。

  遭受虫灾的不止这一片红树林。据媒体报道,目前广西全区红树林虫害发生面积有数千亩。截至9月23日,仅防城港市就有5543亩红树林受灾,其中有3080亩为重度受灾。

  广西全区拥有2个国家级红树林保护区,专门负责保护区内红树林资源的保护和培育工作,分别是位于北海市合浦县的山口红树林保护区,以及位于防城港市的北仑河口红树林保护区,占地面积分别为8000公顷和2680公顷。

  令人担忧的是,无论是保护区内还是保护区外,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虫害,仅北海市山口红树林保护区内发生虫害的面积就达600多亩。不过,目前红树林受害树种还仅限于白骨壤,其他类型的红树林基本未受危害。

  据广西红树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文爱介绍,防城港、北海等地爆发的红树林病虫害主要是由一种名为柚木驼蛾(又名柚木肖弄蝶夜蛾)的害虫啃噬树叶造成的。

  在虫害发生后,北仑河口红树林保护区监测和实验室研究了柚木驼娥的生长过程。据该保护区管理处主任苏搏介绍,这种害虫在我国广东省、海南岛、云南省、湖北省和台湾省有分布,可能人为带来或扩散至防城港后,生长繁衍非常迅速,约两周的时间可以完成一个世代。目前防城港地区的柚木驼蛾已经生长到了第三代。

  针对此次突然爆发的红树林病虫害,有关各方也在组织开展防治工作。

  据媒体报道,防城港、北海两地的林业、海洋部门在退潮时用高压水枪冲喷树冠,以冲走幼虫和虫卵;在涨潮时,对树冠撒生石灰粉或喷淋石灰水;并在夜间安放诱捕灯,对成虫进行诱捕。

  但由于不熟悉柚木驼蛾的习性,为避免污染海洋环境,破坏海洋生态,此次红树林病虫害防治并不能使用传统的化学农药。因此,当地想了一个“最原始的笨办法”:由各区县市发动到乡镇,乡镇分干包到各村委会,组织群众在退潮后人工捕抓害虫,抓了以后政府进行收购。

  9月23日,自治区海洋局组织了5名来自广西红树林研究中心、广西大学等地的专家赶往防城港进行实地勘察,分析虫灾成因、存在问题和防治措施,并在防城港市组织全区各市海洋管理部门开会,布置了此次虫害的防控防治工作。

  据了解,目前防城港、北海等地的红树林虫害已经基本得到控制,有的遭虫害啃噬的红树林枝叶已重新萌发新芽。

  刘文爱等专家向记者表示,此种虫害在2010年曾在北海市山口红树林保护区发生过,受害面积为五六百亩,在两三个月后,绝大多数受害植株均长出新芽,不会死亡。

  是什么在危害“海岸卫士”

  虽然此次红树林病虫害的主要害虫是柚木驼蛾,但核心的原因在于红树林生态环境的恶化。

  刘文爱表示,昆虫及鸟类等天敌减少,气温偏高是造成柚木驼蛾快速大量繁衍、红树林病虫害爆发的直接原因。此前也有分析称,防城港、北海等地今年降水少,持续高温,有利于害虫生长。

  但他也表示,更深层次的原因仍在于红树林生态系统整体比较脆弱,尤其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工程建设逼近海岸,危及红树林生长,破坏了红树林生态系统的自我防护能力。

  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些沿海城市的工业项目或城市工程在动工建设时,为了拓展面积可能会填海造地,砍伐红树林,这不仅直接毁坏了生长在海湾滩涂地区的红树林,而且也损坏了红树林和城市之间的缓冲带和屏障,导致红树林生态系统进一步恶化。

  8月下旬,在北海召开的第七届中国红树林学术研讨会上,广西海洋研究院研究员何斌源介绍,在人类活动影响下,广西红树林面积从可能是历史最高的5万公顷锐减至目前的7300公顷,不仅物种个体丧失,而且生态系统多样性遭到破坏,生物资源补充群体减少甚至失去生存空间。

  在防城港市渔洲坪镇的海湾边,记者看到绵延数公里长的红树林生长带的旁边有多处建设项目正在施工,两台推土机停在一堆新翻的黄土上。

  对于城市工程建设可能毁坏红树林的情况,防城港市海洋局副局长唐上平向记者表示,在山口、北仑河口等红树林保护区内,不会允许工程建设危害红树林资源,但在保护区外,可能存在城市开发与红树林保护的矛盾。

  他也指出,海洋、林业等红树林保护部门要求,城市工程建设如果需要占用红树林土地,应通过异地培育的方法,在城市开发和工程建设规划之外的地方,重新培育红树林,以保证红树林面积总量不减少。

  但在广西红树林研究中心主任范航清看来,由于红树林对生长环境的要求较高,而且生长缓慢,异地培育的效果并不好。

  范航清表示,无论是红树林的异地培育还是总量保证,在红树林保护中都是“表面工作”,更深刻而完善的保护应该是在保证和增长面积总量的基础上,让红树林的树种尽量多样,以丰富和增强红树林生态系统。

  “只要树没死就行,只要面积没少就行,这是不够的。”范航清说。

  在他看来,红树林保护工作的核心是整个红树林生态系统,而不只是红树林本身。这次病虫害爆发,危害“海岸卫士”只是外因,根本的原因还是红树林的“体质”出了问题。

  范航清认为,危害红树林“体质”的除了城市开发和工程建设,还有各种近海污染。

  他指出,很多沿海城市的生活污水和工业污水处理跟不上,导致一些地方的污水直接排到红树林所赖以生长的近海区域,危及红树林生长。

  范航清表示,大多数红树林都分布在专门的红树林保护区外,由于缺少统一的监管保护力量,它们会直接面临来自城市开发、工程建设、工业污染和生活污水的危害。

  红树林保护的背后

  面对城市建设和各种污染,该如何保护好“海岸卫士”红树林?红树林保护的难点在哪里?

  有观点认为,红树林保护涉及海洋、林业、环保、海事、发改委等多个政府部门,由于各自利益和统筹协调的缘故,可能存在“多头管理,九龙治水”的问题。

  对此,防城港市海洋局副局长唐上平表示,目前红树林保护主要由林业部门和海洋部门负责,分别负责红树林保护区外和保护区内的红树林保护工作,并不存在多头管理、监管缺位的问题。

  范航清则表示,红树林管理和保护部门是否“多头管理”并不是目前最核心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社会对红树林保护的理念和内涵理解不够,导致政府部门只注重红树林的面积增长,不能做到红树林生态系统的整体保护。

  有红树林研究专家和保护单位呼吁通过地方立法保护红树林资源。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北海市环保、海洋、住建、林业等部门领导均建议自治区层面充分利用地方立法权,结合地区民族特殊性和地域特点,加快制定《广西壮族自治区红树林保护条例》,不断完善红树林保护法规政策体系。并根据阶段特点,对相关法律规范进行修订,使执法有依据。

  苏搏参与了区政协推动《广西红树林管理条例》起草过程。他认为,由于红树林的特殊地位和作用,通过地方政府设立专门的红树林管理条例,可以有现实针对性地开展红树林保护,处罚损害红树林的行为时,也能有法可依。

  他特别强调,由于缺乏系统而专门的保护方法和保护部门,保护区外的红树林保护面临更多困难,也更加需要通过专门的地方立法来实现对保护区外红树林的保护。

  苏搏和范航清都特别强调了红树林保护中科研人才的重要性。他们呼吁建立和加强专门的红树林科研力量,并且加强资金投入,尤其要加大对红树林保护的科研、人才等“软件”投入,而不是只注重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

  作为“海岸卫士”,红树林对海洋生态系统和海岸保护有着重要意义,但不属于国家级保护植物,且面临着城市建设和工业污染的危害,这些情况使红树林保护面临种种尴尬。范航清认为,这样的尴尬也折射了我国生态环保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责编:张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