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变化大会热点问答:发达国家欠了多少“气候债”

2015-11-30 09:39:00 新华网 分享
参与

  新华网北京11月26日电(记者刘石磊)气候变化大会谈了又谈,核心问题始终集中在两方面:发达国家如何履行责任率先减排,以及落实对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支持。从另一个角度讲,就是发达国家该怎样计算、如何偿还它们在气候问题上的“欠债”。

  发达国家欠了多少“气候债”?这说来话长,还得从工业革命说起。18世纪中叶开始,从英格兰到欧洲大陆再到北美,煤炭成为这些地区发展的首要能源,遍地是冒着黑烟的烟囱。那时人们尚不知晓,这些被视为发达象征的烟囱,会排放出大量“温室气体”,导致地球升温、影响人类生存。

  今天的科学研究已明确证实,由于主要温室气体在大气中长期存在并产生累积效应,发达国家工业革命以来排放的大量温室气体,正是导致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

  工业革命以来,发达国家累积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同期总排放量的70%。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统计显示,从1850年到2011年,美国的累积排放占全球的比重为27%,欧盟占25%。

  有多少气候债务,就有多少减排义务。但研究报告显示,发达国家目前承诺的减排量仅占全球总承诺量的30%,美国和欧盟的行动目标相当于其应承担“公平份额”的五分之一,而日本的行动目标只相当于其应承担份额的十分之一。

  且不说这些承诺和目标能否实现,单从这些数字本身来看,发达国家对于“还债”极不情愿,可见一斑。

  更糟的是,这笔累积了两百多年的债不仅久拖不还,还在越积越多。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发达国家人均排放量约为发展中国家的3倍。英国汤森路透公司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说,在2013年,世界500强企业中,前20家排放“大户”企业有15家来自发达国家。

  这意味着,无论是历史上还是当前,发达国家的排放都是“重头”。但现实是,发达国家导致的“债务”,却要由面临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改善人民生活等挑战的发展中国家承担。为纠正这种不公平,《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规定,发达国家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支持以帮助后者应对气候变化。

  根据哥本哈根会议和坎昆会议协议,发达国家应在2010年至2012年间总共出资300亿美元作为快速启动资金,到2020年实现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的长期资金,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

  这些资金承诺已成了发达国家该还的另一笔债,一笔“真金白银”的债。一些发达国家声称已“基本兑现”2012年之前的资金承诺,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将原本用于发展援助的资金重新“包装”,以气候变化援助的名义提供。

  至于到2020年达到每年1000亿美元的目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上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4年这一资金总额还只有620亿美元。并且,发达国家对于如何实现这一支持资金承诺仍无详细时间表,少数国家对绿色气候基金的注资承诺仍只是空头支票。

责编:李小玉(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