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元级别徒步筹款如何“炼成”?

2017-11-23 10:49:00 人民政协报 分享
参与

  5200名选手竞逐100公里山道,攀爬麦理浩径上大大小小十余座山峰,在48小时内完成100公里徒步路程,为3600万港元的筹款目标奋斗。11月17日,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最大规模的徒步筹款公益活动“乐施毅行者2017”启动。

  近年来,不少徒步筹款公益活动已形成品牌效应,每年在各地吸引大量公众参与。“毅行者”自1981年启动至今,已有了独到且成熟的经验。记者应香港乐施会之邀,在本次活动现场观摩整场赛事,记录了诸多值得思考的细节。

  百人如何组织万人规模赛事?

  活动当日,出发点香港北潭涌人头攒动。尽管参赛者只有5200余人,但包括义工、选手亲友、新闻媒体等人士在内,参与活动者超过1万人。香港乐施会的工作人员只有百余人,如何“搞定”这场大型活动的组织与实施?

  记者了解到,整个100公里赛程中,共有9个站点。每个站点的服务者,除了乐施会的工作人员,更多的是来自各个领域的义工。

  义工是整个活动成功的关键元素。当天是星期六,记者在现场看到了来自惩教署、消防、入境、警署等政府部门的义工。当然,这远非全部,据介绍,2016年的“毅行者”活动,现场义工就达到3000人,其中还有来自多家企业的员工。

  这些义工团队将整场活动的各个服务环节“领取”下来,解决了执行层面的问题。乐施会进行整体统筹,真正做到“工作别人做,钱归我们收”的高效管理。

  “我们做一个基本平台,大家来参与。”乐施会筹款经理黄玉闲说:“‘毅行者’是政府、企业、公益组织多方联合参与的活动,形成了品牌。”

  钱如何来?如何花?

  2016年“毅行者”活动筹款约3400万港元,如果算上企业赞助的款额,总额近4000万港元。如此规模的筹款额,有哪些其独特的筹款经验?

  “毅行者”活动在参与方面有筹款要求。每支参赛队伍必须筹款不少于7600港元,特定筹款额队伍则须筹款7.2万港元以上。

  事实上,活动筹款主要瞄准的是35-45岁的金融业等行业人士。这一群体不仅筹款能力强,还能在筹款的过程中为“毅行者”活动成功地进行人际传播。黄玉闲介绍,近年来参赛的内地队伍越来越多,筹款能力也逐渐增加。

  为鼓励参与者积极筹款,活动规定,凡筹款达3.6万港元的队伍,除可以参加特别奖抽奖外,会被列为“特别队伍”,优先获邀参加来年的“毅行者”活动。筹款达7.2万港元的队伍或机构,将被刊登于“乐施毅行者”鸣谢广告之中。至于筹款达10万港元的队伍,将获得“乐施毅行者杰出筹款奖”。

  活动所筹善款将被用于公益项目。而整场赛事的成本约为400万港元,则主要来自企业赞助商,活动现在也会适当予以宣传回报。

  据统计,乐施会2016-2017年度的收入额约为2.4亿港元,其中96%来自公众捐赠。钱如何花?乐施会承诺,将其用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和非洲地区,推行长远的扶贫发展及紧急救援工作。

  公益消弭隔阂

  11月18日20:01,第一支队伍AwooteamNepal冲线,耗时12小时1分。目前此项赛事的记录为10小时58分钟。

  赛事的动人之处,在于可以持续激起参赛者挑战自我的热情。记者看到,在猛龙队的队员中有健全人,亦有听障人士与视障人士。“猛龙”之名有“盲聋”谐音之意,也有勇于进取的意思。这是整场赛事中唯一一支残健融合的队伍。队员卢俊贤告诉记者:“我们的秘诀在于团队配合。”麦理浩径崎岖山道连绵不绝,有的地方直上直下数百米,在下山道上,视障者尤其艰难,必须要全队紧密团结配合才能完成。

  比赛中还有一支“义肢勇士队”。队员之一的冯锦雄是香港第一个拥有运动型碳纤义肢的残障者,自2011年首次参加“毅行者”活动后,他就坚守“老者不弱,残者愈强”的理念,一发不可收拾;另一支队伍“花甲威龙队”,4位队员的年龄加起来共有266岁,他们完成100公里的时间是23小时37分22秒。

  “这些年,不少内地队伍和国际队伍前来参赛,活动参与者越来越多元。”乐施会中国项目总监廖洪涛告诉记者,“不管来自哪里,大家交流无障碍,彼此尊重。可以说,公益消弭了隔阂。”

责编:吴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