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环球视角>正文

李亚鹏受攻击要点:既管公益机构 又当企业老板

2014-04-18 09:26 中国财富 我有话说 字号:TT

李亚鹏

  既当基金会理事长,又当企业老板

  据北京市民政局资料,李亚鹏是“书院中国”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另据工商登记资料,李亚鹏也是“北京美丽春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根据我国《基金会管理条例》的规定,“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不得同时担任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李亚鹏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应辞去一方的法定代表人的职务。

  公益与商业界限不清

  李亚鹏借“书院中国”之名在云南投了一个名为“丽江雪山书院”的项目,用的是自己的企业“中书控股”,主要建“书院酒店、客栈和别墅”。尽管李亚鹏回应说企业与基金会相互独立,但周筱赟与不少媒体依然抓住“李亚鹏同是两者的法定代表人、”两者一起办公“等事实不放,强烈质疑。

  周筱赟直指李亚鹏涉嫌以“书院中国”的公益名义圈地开发商业房地产。

  我国法律并未规定公益基金会不得从事商业投资活动。相反,法律规定基金会可以开展“合法、安全、有效”的保值增值活动。按照国际通例来看,基金会只要将商业活动所得之收益用于公益目的,且按照税法规定缴纳企业所得税,可以开展正常的商业活动。

  项目成本高出正常水平

  周筱赟根据《嫣然天使基金2012年度审计报告》,算出嫣然基金的人均手术费用为99478.97元,并称,国内同类公益组织的人均手术成本是5000元。按周的逻辑推算,嫣然基金多花了5000万元,他认为,嫣然基金 “涉嫌巨额利益输送”。

  (注:上述数字并非官方核算)

  “利益输送”在法律上被称之为“内部交易”,内部交易并不是必然违法。假设关联方与基金会开展交易的是按照市场正常价格进行的。利益输送是否违法,要看是否存在超额利益输送。目前尚不清楚嫣然基金的手术费用的细目。如果确实存在价格畸高问题的,则应属于“利益输送”。但事实上,医疗费用涉及众多的项目,每一项质量水平的差异都会影响最终的价格,是否超额,很难判断。

  财务透明度低,民间无法监督

  事发之前,嫣然基金只公布了2006年11月至2009年12月的基金收入支出情况表、2009年至2011年的年度审计报告。周筱赟认为,根据已有信息,民间无法了解、监督基金会资金筹集、管理和使用情况,也无法确知善款是否涉嫌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

  为此,周筱赟向民政部发出信息公开申请,请其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公布红十字会2006年至2012年提交的嫣然基金年度审计报告和年度工作报告全文。

  (注:周要求看到财务报表及附注)

  嫣然天使基金隶属于红十字基金会,而非红十字会。按照法律规定,基金会应公开年度工作报告。但是,由于我国目前尚没有针对专项基金的法律规定,因此,基金会需要公开的工作报告仅限于红十字基金会本身,而未细化到嫣然天使基金。所以,红十字基金会可以自行选择披露形式。

  公益资产产权不明晰

  红十字会发布声明称,拨付了5322万元善款定向用于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建设。但嫣然医院的注册资料显示,嫣然医院的产权属于李亚鹏等4个自然人。尽管嫣然医院是一家明确的民营非营利医疗机构,股东不分红,但周筱赟对医院产权发出质疑。

  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如果确系使用公益资产建设的,则其产权应归红十字基金会所有,任何个人不得持有。

  业务范围有违资助者意愿

  嫣然基金官网的“申请须知”,资助原则标明“只负担唇腭裂患者唇腭裂的功能恢复缝合手术”。但在实际操作中,也包括处理“包皮过长”等与“唇腭裂”无关的内容。周筱赟质疑,用嫣然基金的善款支付与“唇腭裂”无关的手术费用,与其资助原则有违。

  改变捐款用途应告知捐赠人,并取得其同意。除非是无法联系到捐赠人,或应对“紧急情况”,才可自行决定。

  善款去向不明

  周筱赟称,他获得了嫣然天使基金自2006年11月成立以来至今全部的捐赠清单,共计3217页原始文件、172294条捐赠记录。在这份捐赠清单中,找不到此前经媒体报道过的,刘嘉玲邓超等明星的捐赠,李亚鹏承诺捐赠的100万元也不在其中。

  周筱赟猜测,要么李亚鹏和嫣然基金通过不入账的方法,涉嫌侵吞善款,要么是明星涉嫌集体诈捐。

  这要看周筱赟所得的捐赠清单是否完整。如果确实存在捐赠未到账的情况的话,可由红十字基金会向相关捐赠人进行追索。

  (法律解读 -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博士后、慈善法专家 褚蓥)

责任编辑:叶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