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环球视角>正文

【公益以史为镜】晋商500年的“分享”之道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7-11 09:18:00 来源:公益时报 责任编辑:刘柳

山西的大院文化承载着一段历史的兴衰,因影视剧而为人熟知的乔家大院就是现存比较完好的院落之一,它的主人乔致庸是有名的儒商,年逾八旬时面临巨大的灾荒,他规定家中所有的人灾年期间一律不许做新衣服,更不许吃山珍海味;凡乔家堡的人,按人发给足以维持生活的粮食,直到灾年过去;在街上设锅施粥,而且要求所熬的粥一定要达到“插上筷子不倒,解开布包不散”的标准。

以前人们会送联或者匾额来致谢,相当于现在的锦旗,在北京晋商博物馆里,就有一块民国期间的匾额,写着“热心公益”,这是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朝廷赠给常氏世德堂和世和堂的,以表彰常氏在捐款赈灾中协助朝廷作出的贡献。

“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任何一个商帮的产生都要经过一个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晋商从兴盛到衰落对当时全国的民生经济、文化教育、公益慈善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这个群体的行事风格、商业之道,始终贯穿着儒商理念,讲究的是分享之道。”在北京晋商博物馆里,馆长助理、研究员曹旭对《公益时报》记者讲述了晋商的慈善故事。

今天博物馆中的馆藏也少有文字形式的资料。由于晋商群体多白手起家、吃苦耐劳,所以他们身上都带着严谨朴实的行事风格,少了些徽商的文人情怀、粤商的洋气时髦,从明代中期的兴起繁盛到辛亥革命后落寞,晋商历史500年间,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发财秘籍,也没有写日记或立传的传统。

“所以只有他们自己的账本知道他们的财务往来情况,我们也是从账本的字里行间、一条条明晰的记录中看到他们布施了多少、赈灾捐款多少,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账簿被毁了、丢了。”曹旭介绍,除此之外,就是田野间的碑刻、晋商之间来往的商业书信以及民间的口口相传,他们有很多东西并没有付诸纸面上。

提到晋商文化,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时任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的孔祥熙,他利用自己的地位,组织了当时最有名的大学教授、经济学家对已经处于没落边缘的晋商文化进行抢救,他派人去实地采访清代时期在山西票号、商户里当过伙计的老人,这也相当于最早的口述历史,也留下了现在难能可贵的资料。

晋商的兴衰经历了三个时代的变迁,也是中国历史上交织着繁荣鼎盛与动荡不安的一段时期,他们上解国家之难、下济百姓之困,展现了儒贾相兼、异术同心的群体风貌。

早期的第三方善款执行机构

明清年间,山西商人商帮兴盛的标志就是在全国各地商迹之处捐资联合,修建会馆。完成了早期大规模的财富积累后,直接反映在各地的会馆和山西的大院文化当中,同时,为了方便资金的流通,晋商票号不但兴起规模化经营,甚至晋商也成为民间信用的保证。

除了银行职责外,晋商票号还承担了捐款的募集、汇兑与发放工作,这项工作若全权交给地方政府来进行,不但没有效率也容易滋生腐败,所以票号经常协助政府扮演资金第三方执行机构的角色。

当国家遇到叛乱灾害、忙于国事,无暇筹款时,晋商票号就利用自己在社会的影响力和公信力,向社会发行针对救灾救急的债券、老百姓认购,并且有不错的红利,到了一定期限再把钱返回给百姓。通常,一家有信誉的晋商他的票号发放的债券会得到百姓认可,影响力小一些的商户可以采用多家联保的方式。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