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国际观察>正文

伊拉克战争十周年盘点:美国的得与失

2013-03-21 13:12 中国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伊拉克战争爆发至今已十周年。关于美国发动战争的得失一直存有争论,但争议并不大。无论是在美国内,还是国际上,主流声音是美在这场战争中输多胜少,遭受的损失远远大于收益。

  从“得”这方面看,概括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点:

  一是推翻了一直对美桀骜不驯的萨达姆政权,拔除了长久以来对中东地区稳定以及美利益和盟友安全构成威胁的中东最反美钉子。

  二是通过推翻萨达姆政权震慑了其他反美政权,达到了敲山震虎之效,利比亚卡扎菲主动宣布放弃核武计划。

  三是通过伊拉克战争进一步强化了冷战后美在中东确立的主导地位,打击和瓦解了阿拉伯世界以伊拉克为中心的反美激进阵线。

  四是通过伊战实现了对伊拉克石油工业的主导,并增强了美对世界能源中心海湾地区的控制。

  五是强行推动了伊拉克等中东国家的民主化进程,助推了“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前副总统切尼称伊拉克战争播下了“阿拉伯之春”的种子,前国务卿赖斯称“阿拉伯之春”的爆发要归功于布什总统的“自由议程”。

  六是通过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相继推翻美主要地区敌手伊朗北部的塔利班政权和西部的萨达姆政权,从而最终完成了对伊朗四面包围圈的构筑,加强了对伊威慑。不过,对于这些战争收益美国内外一直存有较大争议。事实上,这不只是视角问题,上述各点若是放在更广阔的范围或视角来看,几乎每一点都可提出质疑。

  而且,即使上述所提的收益勉强成立,但与“失”相比,也微不足道。美在伊拉克战争中失大于得,在美国内几乎已是共识。

  美国著名智库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CFR)所做的一份民调显示,67%的美国人认为伊拉克战争不值得。奥巴马总统更是靠“结束伊拉克战争”的口号赢得大选。奥巴马批评伊战是场“愚蠢的战争”,指出伊拉克战争给美军带来重大人员损失,分裂了美国社会,削弱了美国的安全保障、国际地位、军事经济和用来迎接21世纪挑战的资源。

  对伊拉克战争的教训,美著名学者斯提芬·沃尔特(Stephen M. Walt)曾撰文总结出了十大教训,其中第一条就是美国的损失。

  他强调,美国从伊拉克战争中汲取的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教训是,无论从何种意义上看美国都没有赢,譬如政府用以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指控理由是其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实际上伊并没有;最初设想在伊建立一个亲美的民主政权,但如今的伊拉克最多只能算是“半民主”政权,更谈不上亲美;伊拉克战争改善了伊朗在波斯湾的地位;战争的成本也远超出美领导人当初的期望和许诺;伊战严重扰乱美外交,使布什政府从其他优先事项(如阿富汗)转移,并使美在全世界不受欢迎。应该说,他的看法很有代表性。

  细数起来,美在伊战中的“失”主要体现在如下十个方面:

  一是伊拉克战争使美国付出高昂的人财物代价。据统计,从2003年3月伊战爆发到2011年底美军撤出伊拉克,驻伊美军死亡4486人,受伤32223。《今日美国报》声称从伊拉克战场回国的美军士兵中有四分之一患了精神疾病。伊战的开支更是惊人,直接战争费用就达8000多亿美元。

  二是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但美很快陷入了泥潭,最终被迫撤出。美在撤军后的伊拉克的影响力大幅缩水。为此美很多批评家指责美已失去伊拉克,将伊拉克留给了反美的什叶派和伊朗。美《外交政策》杂志列出了伊战的十大赢家,分别为伊朗、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德尔、“基地”组织、“文明冲突论”的提倡者塞缪尔·亨廷顿、中国、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中东地区产油国、联合国、“旧欧洲”和以色列,唯独没有美国自己。

  三是伊战打开了地区动荡的“潘多拉盒子”,破坏了伊拉克以及中东地区的稳定,使伊拉克由战前的中东稳定之岛变为中东动荡之源。美最初将伊拉克设计成中东民主的样板,但最终伊拉克却成为该地区国家政局动荡与教派分裂的范本。

  四是导致恐怖主义愈演愈烈。布什发动伊战的借口之一就是萨达姆支持恐怖主义,认为伊拉克是反恐战争的中心战场,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战前的伊拉克也鲜少恐怖活动。而战后,伊拉克很快沦为全球恐怖主义的新的策源地和圣战战场,成为继阿富汗圣战者之后的新一代全球圣战者的培训大本营。伊战为“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宣传反美主义和招募圣战者提供了最新理由,在穆斯林世界增添了对美的新憎恨。2006年美国“国家情报评估”(NIE)指出,伊拉克战争不仅没有削弱宗教激进势力,而且使新一代潜在的恐怖分子向世界各地四处蔓延扩散。伊战不仅没有使美国更安全,还使美国在全球面临的恐怖威胁比以往更严重。

  五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一步扩散。美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另一个借口是萨达姆企图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战后美调查发现这也是莫须有罪名。更重要的是,伊战虽使卡扎菲主动弃核,但却推动了伊朗、朝鲜加快核发展进程,而伊朗核发展又在中东引起连锁反应,目前中东25国中除个别国家外,包括土耳其沙特在内的几乎所有国家都走上了核发展道路,因为它们意识到唯有核武才能自保。

  六是伊战严重损害了美在伊斯兰世界乃至全球的信誉和地位。布什政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以莫须有罪名单方面对伊动武、奉行单边主义和先发制人战略、为发动伊战不惜公然造假,公然欺骗美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伊战给伊拉克带来的巨大创伤(国家陷入分裂与动荡之中、10多万伊拉克平民死亡、100多万人流离失所等)、美军在伊拉克犯下的侵犯人权罪行(如阿布格莱布虐囚事件),所有这些都使美国政府蒙羞,在全球声誉扫地。

  七是伊战使美推动的全球反恐战争跑偏。“9·11”后,全球反恐战上升为美首要国家安全战略内容。但伊拉克战争不仅成为反恐战聚焦错了的反恐目标,伊拉克战争还使美陷入战争泥潭,使反恐战争走上了一条错误的方向。

  八是伊战拖累美国经济,推动国际油价上涨,触发全球金融危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和琳达·J·比尔曼斯在其《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一书中指出,伊拉克战争费用远不是政府公布的数千亿美元,若把伊战对美国财政预算和经济的消极影响考虑在内,美实际耗资多达3万亿美元,差不多等于美国全年GDP的1/3,超过美国越南战争12年所费之和,是朝鲜战争的两倍多,接近于二战费用。伊战给美财政带来严重困难,是引发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美外交学会专家詹姆斯·林赛称,伊战的“间接”成本可能与“直接”成本一样大,“伊拉克战争给我们财政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对于美今天陷入这种险象丛生的金融环境起到了很大作用。”此外,伊战也是国际原油价格飞涨的重要原因之一,伊战九年(2003-2011年)也是国际油价连续高企的九年,由伊战前不到30美元每桶飙升至目前的100多美元每桶,期间甚至一度接近150美元每桶,高油价严重拖累世界经济增长。

  九是伊战成为美“失去的十年”。这不仅指美全球领导地位陨落的十年,也指美全球战略错位的十年。在奥巴马总统以及一些美战略家眼中,伊拉克不是全球反恐战争的主要战场,伊战更是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打的“一场不必要的战争”。因为在这十年中,美陷入了伊拉克泥潭,而中国以及亚太地区则日益崛起,全球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根本变化。伊拉克以及中东代表过去,而中国和亚太则代表着21世纪的未来。伊战不仅把反恐战争带入了错误轨道,还转移了美全球战略重心。正因为此,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不久就推出了“再平衡战略”,于2011年底将美军全部撤出了伊拉克,结束了战争,将战略重心由中东转移到亚太来。

  十是伊拉克战争的高昂代价和诸多教训使美近期不敢再轻易启动战争。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指出,伊拉克战争将深远改变美外交政策,变得内向。斯蒂芬·沃尔特认为,伊拉克战争后,“大家不会提及发动一场哪怕与伊战没有一点相似的军事行动。我们再也承担不起任何漫长的占领,或者试图改变一个国家的国内政策了。”布鲁金斯学会中东问题专家肯尼斯·波拉克也指出, “在一段时间内美国不会忘记伊拉克重建工作所遭到的失败。我们得到的教训是入侵一个国家容易,但重建却是非常之难。”“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美在利比亚的有限干预和在叙利亚的谨慎应对也证明了这一点。

  说到底,无论是美国人的得大还是失大,这场侵略战争带过伊拉克人的伤痛最大,给该地区造成的破坏无法衡量。直至十年后的今天,战争给伊拉克人带来的噩梦挥之不去,造成的伤痛仍难以抹平。除了有形的大量人员和财产的损失,更重要的是战争所导致的伊拉克国家分裂和社会族群关系撕裂,对一个国家而言是最具破坏性的致命伤痛,而且短期内也难以找到疗治的药方。

责任编辑:叶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