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是否靠谱 看看美国相关情况

2015-11-27 09:35:00 CSR环球 分享
参与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到底能不能用?

 
  11月20日,中社儿童安全科技基金、腾讯公益、微信联合发布了一个声称可以帮助家长找回失踪孩子的公益平台,它们要做中国的安珀警报。消息马上被家长疯狂转发和点赞,但不到几天,对平台背景不明、流程设计不完善等质疑声音也陆续出现。无论是疯狂注册,还是怀疑系统,反映出来的都是中国父母心中深深的恐惧。
 
  CSR环球网将连续两天, 关注这些预警系统如何帮助家长找回孩子。
 
  今天我们推送的,是20年前一个女孩的故事。
 
?Amber Hagerman
 

  Amber Hagerman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是夜晚,在阿灵顿北方的荷洛森林中,寒风作响。

  1月中旬的德州阿灵顿正值冬季,闻讯而至的警察穿着厚实的黑色风衣,相互交流着最新的案情。警戒线以外围观的市民很难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到开口时冒出的白色雾气。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将尸体从河床底部挖出,用深蓝色的布包裹以后,抬上小型担架。包裹中的Amber,一个9岁的女孩,喉咙被割破,赤身裸体,只有一只脚上还穿着袜子。

  4天以前的下午,Amber和她5岁的弟弟Ricky在祖母家附近骑着脚踏车。先独自回家的Ricky至今还记得家人询问时的表情:“你姐姐去哪里了?”“还在那个废弃的杂货店院子里骑车啊。”Ricky回答。而当家人赶到,警察和目击邻居却告诉Amber的父母,有一名男子将Amber拉下了脚踏车,并将她丢进一辆卡车的前座,高速驶离现场。没有人能阻止他,只有一名78岁的老邻居目睹绑架过程,听到了Amber惨烈的尖叫声。

  这起绑架事件已经过去近20年,凶手是谁,下落在哪,仍然是一个谜团。“还有一些嫌疑人,我们至今仍在监视他们。”警方不时向Amber的家人汇报最新案情,祖母Glenda Whitson每逢接到这些电话,内心就会燃起一点点希望——她希望凶手总有一天落网,但她也不敢期待太多,“除了她尸体上的一些纤维,(警察)没有什么线索。他们说不会放弃,但十多年已经过去了。”

  每年Amber的忌日,民众都会自发在案发地点发起纪念活动,在那个废弃院子的土墙上,有人用彩色喷绘出Amber的名字,两旁是一双白色的翅膀。还有人写上”still searching for him(仍然在寻找凶手)”。

  他们不敢忘记,因为下一个Amber,可能就是他们的孩子。

  三个失踪的孩子

  根据美国司法部统计数据,美国每年有数十万名儿童失踪,虽然有超过90%的儿童能被最终寻回,但也有成千上万的儿童可能面临着与Amber一样的命运。当中有三个孩子,让许多美国人至今记忆犹新。

?Etan Patz

 

  1979年5月25日,6岁的Etan Patz头戴着印有“未来航班机长”的帽子,第一次独自上学。他的学校只在两个街区以外,父母认为这是一次锻炼儿子独立能力的好机会。然而就在这短短距离,Etan被报告失踪。为了寻找Etan,家人在街头贴满寻人海报,在牛奶盒的侧面印上照片。2001年,Etan在法律意义上被宣布死亡,经历了三十多年,他最终未能从两个街区以外回到家中。不过,Etan的失踪以及引发的社会关注,推动了各地警方逐步取消失踪儿童立案等待时间。此前,根据不同司法辖区,警方在孩子失踪24小时-72小时后才会有所反应。

  1981年,同样是6岁的Adam Walsh在佛罗里达州的百货商场里看几个孩子打电子游戏。但几分钟后,当Adam的母亲赶来接他的时候,游戏机前却空无一人。十多万份的寻人启事发放了出去,但两周后,渔民在市郊的河渠里发现了Adam的头颅。

 
?Adam Walsh
 
  Adam遇害后,Walsh夫妇走上了维护儿童安全、推动失踪儿童寻回和立法工作。随后美国《失踪儿童法案》和《失踪儿童援助法案》相继通过,并成立了失踪儿童国家援救中心,开通免费报警电话。1980年代后期,有大型超市也启用了儿童安全警报系统,并为纪念Adam而将系统命名为“Code Adam”(亚当警报)。如果家长发现孩子在超市走失,超市就会封锁和监控所有出口,假如搜索孩子10分钟未果,就会立即报警。时至今日,Code Adam已经分布在美国数万个包括超市、商场、游乐场等在内的公共场合。
 
  第三个孩子,就是Amber。
 
  与Etan和Adam的父母一样,Amber的家人四处奔走,呼吁加强保护儿童的立法和建立媒体警方联动快速报警体系,同时推动诞生了可能挽救无数被绑架孩子的一套系统——AMBER Alert,American’s Missing:Broadcasting Emergency Response(安珀警报)。
 
  首先是一阵刺耳怪异的警报声,你的手机或电视屏幕会看到一串简短的信息,当中包含了一个孩子描述,绑架嫌犯的车牌号码,作案时间等。信息短促,没有多余的细节描述,让你可以从中感受到事态的紧急。

手机收到一串AMBER Alert的简短信息,让人从中感受到事态的紧急

 
  这就是AMBER Alert,每当确认发生儿童绑架案件时,这套系统就会启动,美国紧急警报系统(EAS)会通过商业广播电台、卫星电台、电视台,有线电视向全国发布信息,同时利用手机短信、电子邮件、电子交通状况指示牌、无线装置的简讯发布等形式,让更多民众第一时间获知消息,甚至提供破案线索。以手机短信为例,这些警报信息会通过运营商将信号同步发送到事发区域信号塔范围内的所有手机,不会收到手机流量、信息使用高峰期的干扰。而随着社交网站的发展与短信的式微,警报更与Facebook等社交网站合作,让人们在这些SNS上也能接到安珀警报。而这套警报系统,正是以永远定格在9岁的女孩Amber来命名。
 
  假如在20年前,Amber被绑架的消息能更快地传播,事情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当一个儿童被绑架,时间,可能就是最大的关键。而就在Amber案件发生时,德州阿灵顿已经在使用紧急广播和电视警报系统发布龙卷风等自然灾害预警。为什么不用同样的频率和力度来播出失踪儿童的新闻?意识到这一点后,AMBER Alert开始成形并逐渐扩大使用范围。到2005年,全美50个州已经全部建立起安珀警报系统。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形容,AMBER Alert是建立在执法机构、广播公司、运输部门和无线公司之间的一种合作项目。
 
 
在高速公路显示牌上AMBER Alert 的信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避免“狼来了”错误警报发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随意发布AMBER Alert。每一个州或郡有自己发布AMBER Alert的标准,而美国司法部也列出了以下指引:
 
  1. 司法机构必须确认绑架实际发生
 
  2. 儿童必须有受到重伤或死亡的危险
 
  3. 必须要有被绑架儿童、绑架嫌犯、或绑架嫌犯的车辆详细描述资料来发布警报
 
  4. 被绑架者必须是17岁以下(包含17岁)的儿童
 
  5. 关于儿童被绑架情况已经通报联邦调查局(FBI)的国家犯罪资料中心(National Crime Information Center),并被标示为儿童绑架(child abduction)
 
  而AMBER Alert的官方网站也表示,每一个州可以根据自身具体情况来决定是否“破例”。目前,绝大部分的州或郡是由警方掌握警报发布权。
 
  虽然AMBER Alert官方数据称,已经有超过750名儿童因为警报而被寻回或解救,但也有舆论声音认为,在大量的失踪甚至死亡案例面前,几百个成功案例似乎显得微不足道。即使在那些成功被寻回解救的案例中,AMBER Alert的确被使用过,但警报是否破案的关键,也不得而知。
 
  同时,有相当部分警报并未达到司法部的指引标准,类似父母争夺监护权所致的“家庭绑架”时有发生,甚至有恶作剧电子邮件伪装为安珀警报邮件在网络上流传。有关心失踪儿童的人士担心,这些错误的警报会让大众逐渐对系统失去信心。
 
  不过无论如何,Amber的妈妈Donna,始终是最忠实的支持者。在她回忆里,Amber是社区里的一个“小妈妈”,很愿意关心和照顾其它孩子,“她会为AMBER Alert感到骄傲!”Donna认为,哪怕只有一个孩子被寻回解救,这个系统就已经发挥了作用。
 
 
Amber的妈妈Donna Norris
  
  现在,越来越多国家陆续参照美国建立自身的儿童救援警报系统,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CCSER)也在近日上线,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有质疑声音认为,该平台的技术水平未明,用户隐私难以保证,而平台也回应指,他们正在不断发现问题,反思问题,解决问题。像AMBER Alert一样,不断完善。
 
  只是希望,我们不需要下一个失踪的孩子。
 

责编:李小玉(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