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长募捐 :另一种“拼爹”?

2016-03-18 09:58:00 新华社 分享
参与

  教育真的能改变命运吗?

  实际情况是,有钱人能为孩子提供全方位的优质资源,不断扩大他们受教育的优势,进而帮助他们牢牢占据精英阶层,美国公立学校系统内形形色色的家长募捐活动,就潜藏着助长教育不公平、加剧社会贫富分化的危险。有学者指出,家长募捐名为“慈善”,却更惠及富人家孩子,需要政策加以引导。

  【神通广大的家长们】

  长期关注美国教育动态的学者劳拉·麦克纳自认为参与学校活动比较积极——整天忙着为三个家长联谊会出谋划策,每周为特殊教育家长团体写新闻稿,为残障儿童组织社会活动。但她说,这些跟镇上募捐达人们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

  那些家长个个神通广大,当年在商界或法律界纵横驰骋,如今为学校募捐也是成绩斐然:小到校门口换门毯,大到给孩子们人手置办一台上千美元的谷歌笔记本电脑、向贫困生提供奖学金……

  美国公立学校教育经费不足早已不是新闻,校方只好找家长开源,各种各样的募捐通过形形色色的家长组织或全美家长教师联谊会在各地的分支机构开展活动,例如集资办体育社团、买球衣、旅行采风等。

  部分城镇甚至成立了由家长管理的非营利基金会为学校筹资。要知道,成立基金会并不简单,单是处理那些纷繁复杂的法律文书就是一项既费时间、又耗资本的技术活。

  毫无疑问,实力雄厚的富豪们更有资源、有精力、有时间做好这件事。

  在纽约市那些顶级公立学校,家长们募捐能力之强,为这些学校赢得“公立私校”的美名。以纽约三大老牌顶级公立高中之一的布鲁克林技术高中为例,家长基金会能筹资上百万美元购置实验仪器、邀请名人办讲座、为夏令营提供一大笔奖学金。芝加哥富人区一所小学甚至搞一场拍卖会就筹到40万美元。相比之下,隔壁小区一所普通小学只会搞烘焙糕点义卖和书市,一年到头只能筹到8000美元。

  【名为慈善,实为“拼爹”】

  斯坦福大学政治教育学教授罗布·赖克认为,募捐的初衷或许不错,但因为家长实力差异,不但没有促进教育公平,反而加剧了贫富分化。

  “如此慈善对穷人而言不是救济,”赖克在《纽约时报》言论版中撰文写道,“事实上,恰恰相反。公立学校的私人捐赠扩大了贫富差距,加剧了他们经济上的不平等。这是让有钱人锦上添花的‘慈善’。”

  赖克给出的理由有四个:

  一是贫富学校间捐款差异巨大,进一步加剧教育资源分布不平等。

  阿肯色大学政治教育学教授杰伊·格林曾表示,媒体不应将教育差距怪罪到家长捐赠头上,因为相较于政府每年在公立学校上的庞大投入,家长募捐规模不值一提,对教育的影响自然微不足道。以2013财年为例,政府在中小学教育上投入6000亿美元,而各类基金会和地方家长教师联谊会等组织同期捐赠不过20亿美元。

  但赖克强调,捐赠无论金额大小,总是集中在少数社区,确切说是富人手中,自然会使教育贫富进一步分化。以加利福尼亚州为例,希尔斯伯勒县富人区家长平均为每个孩子筹资2300美元,金额居所在学区榜首。他们有能力在网上拍卖中南美洲伯利兹海岛度假游、现场观看热播真人秀节目《单身汉》大结局这样的拍品,轻易筹到巨款,用作给学校聘请音乐教师和图书管理员、给每个班安装智能设备的经费。相比之下,西部港市奥克兰一个家长基金会只能为每个孩子募集到100美元,而在大多数贫困市镇,根本就没有所谓家长基金会。

  二是捐款流向不同,客观上更利于富人子弟。赖克说,捐款本应用于改善学校基础设施,如为体育场安装灯具等,但有钱人募集到的钱往往是为了满足更高层次需求,如新建实验室、升级艺术中心、聘用高素质师资等,这些用于提升教育质量的资源最终会帮助他们的孩子获得比同龄人更多的竞争优势。

  三是家长基金会的性质除能帮富人造福自己孩子,还能帮他们获得经济利益。依据美国法律,无论企业、个人,向慈善机构捐款可以获得减税或免税待遇。换言之,富爸爸们把钱给自己孩子花的同时还能拿到政府退税。

  四是家长募捐活动可能破坏当地其他群体政治诉求。按照赖克说法,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富人们通过金钱和能力支配资源,让它们专属于自己的孩子。结果,这些家长更可能反对改变现有政策、惠及穷人子弟,甚至剥夺其他公立学校的“政治话语权”。

  【不必叫停,需要引导】

  既然如此募捐有种种弊端,那么,要不要叫停呢?

  有意思的是,不管是格林还是赖克,都反对干涉家长募捐。在他们看来,募捐本身没有错,不管对贫富分化的影响大不大,都不能因噎废食。

  印第安纳大学公共政策研究员阿什琳·纳尔逊和贝丝·盖兹利2014年调查发现,美国的家长募捐组织数量近二十年内不断增长。1995年全年募捐金额超过2.5万美元的家长团体约为3500个,2010年增至1.15万个,募集规模增至8.8亿美元左右。不出意外,这些招财高手集中在富裕社区。

  格林说,一旦政府限制募捐、干涉有钱人为孩子提供理想的就学环境,他们很可能干脆退出公立教育,送孩子到条件更好的私立学校就读。更何况,不管募捐多少,活动本身利于加强家长与学校之间的联系。一旦叫停,未免寡情。

  那么,如何在募捐的同时尽量避免加剧教育贫富分化呢?

  格林认为,由政府出钱,在条件较差的学区招聘更多高素质教师,最好许以高薪,这才是减少教育不平等的根本做法。

  赖克则建议,调整对富人捐赠的政策优惠,取消对家长基金会的慈善定位,让捐赠体系更合理。

  麦克纳则说,与其限制有钱人捐款或打击他们的积极性,不如适当引导,鼓励他们和落后地区的学校结对子,将他们的善意和资源扩展至更大范围,造福更多孩子。王鑫方)(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吴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