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谈教博会:第四届教博会改革开放四十年展 教育创新还缺什么?

2018-10-31 13:40 环球网

  第四届教博会即将在11月12-15日于珠海举办,在众多展区里颇受外界关注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展区,由“中国教育影像博物馆”和“研究性学习成果展”组成。其中,中国教育影像博物馆精选由各地学校和摄影师提供的大幅照片集中展示40年来最动人的教育场景,滚动播放40年来学校面貌变化的影像资料。研究性学习成果展则将全国大中小学的教育创新成果集中向观众展现,其中不乏有从学生视角,以学生为主的教育变迁主题研究成果,将对观众思考上述问题提供重要的参考。

  同时,除鼓励各方观点碰撞促进教育思考,现场也会通过多媒体、数字互动平台等途径加强观众与嘉宾们的交流和互动。

  小切口展现教改四十年成就 “大家”讲述让教博会分量升级

  据第四届教博会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展策展人、致力于推动教育设计研究和学校形态变革的独立教育研究者李茂介绍,影像博物馆将运用声音、影像、实物、文字等立体呈现中国教育40年的历史变迁,其中就有通过真实的校舍场景与学生活动情况,向参会者展现当今我国基础学校教育的真实风貌。

  而研究性学习成果展则集中呈现了全国各地大中小学的优秀创新成果,通过学生的视角及研究来展现改革开放以来的教育变迁则是该展的一大亮点。

  比如西南大学博士生们开展了“改革开放40年我国义务教育评估研究——基于第三方评估的视角”的项目研究;北京师范大学亚太实验学校则通过对中国教室的变迁做了回溯和总结,继而对未来学校教室进行了畅想和设计:互联网科技和人工智能将广泛应用于学习场景,未来教室将是360°环绕立体声、还有立体光屏的3D投影技术,使内容学习和互动效果不断升级……

  又如由北京师范大学朝阳附属学校师生合作的,从语文课本的变化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教育的主题研究,项目成员先从搜集1978年之后的语文课本开始,从各方面开展项目式学习,完成从文本的选择、课后习题的设置再到插图的绘画、封面的设计等,让课本的每个细节无不体现着中国教育的发展。

  李茂表示,一线学校的成果直接体现在学生素养和能力的提高,让学生用他们的视角、研究成果,做关于教育40年变化的主题研究,可以直观呈现40年中国教育的变化。“中学生们找的都是一些小切口,比如教室的变化,某个学科的变化,技术在学校里的应用变化,但这背后,呈现的是我们课程的变革,教与学的方式的变革,育人模式的变革”,相对而言,大学生的研究更具专业性,“为我们呈现更加理性的研究和思考,我们会在现场看到他们的研究作品展示,还有学生跟参展人员的互动”,李茂认为,“教育及其改革和创新,最终都要落在学生身上,在教育创新成果的展会上,学生不能缺席,他们也是教育的主体,这也是他们表达和展示的机会”。

  同时,为烘托展会的氛围,让大家更加直观地感受40年改革开放的变化,展区还向全国各地的学校征集了40年来的课堂和学校的照片和视频,通过影像展的方式带给大家更多的感受和思考。

  策展人:创新不能只是花样翻新 还要有底层操作系统的改变

  可以显见的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展区,离不开“改变”这个母题,而改变又与教育创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但目前来说,教育创新遇到了诸多挑战。

  首先要面对的是,我们常陷入思维的误区。

  李茂认为,如果聚焦到学校教育的创新上,学校教育系统整体而言仍然没有摆脱多年来的"宿命论",认为只要有高考,有成绩的评价,创新是不可能的,但这个陷阱假设了教育创新的完美条件——如果没有这样的完美条件,就什么都做不了。“而创新之所以有必要,就是在有限和不利的条件下,我们创造性地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去逃避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其次,在创新内容上,李茂认为,内容表层的创新花样翻新很多,但缺乏底层的创新——如果把学校看作一部手机,现在看到的都是各种新的APP,我们缺乏底层操作系统的整体升级。学校的底层操作系统就是支撑学校朝着更加人性化,更加尊重人的成长规律,为了培养健全独立的人的方向运行的那些基本要素、模块和机制。

  比如,“越来越多的学校引入形式更新颖的课程和教学方式,这跟我们多年的课堂形态完全不同,我们需要开发出很多新的、基础的学习模型、学习场景以及资源工具,才能更好地去支撑整体形态的转变。而这些基础模型的开发,目前还比较缺乏,甚至在盲目追求"大、快、多"的竞跑中,还没有得到重视。再加上很多学校常抱着拿来主义,没有考虑到它的底层核心模块是否真正发育成熟,达到了可以迁移生长的阶段。”

  因为缺乏底层创新,学校虽然引进了很多"先进"的课程,但基础科目的教学和学生的日常学习状态并未得到太多改变。

  李茂表示,解决之道在于,“把学校从一个管控系统改造成一个内生系统,为每一位教师的发展助力,让学校内部有多层级、多点位的创新主体和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使学校成为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呼应,内部互联与内外互通的创新生态场”。

  但这个生态场的建立目前最大的挑战在于,除了直接开发新的课程去培养各种关键能力和核心素养外,学校要成为保障每一个人学习权利和成长福利的人道主义机构,而不是精于赛道设计的升学竞技场。

  这不仅需要政府和教育行政管理部门的作为,尤其是在供给、评价和督导等方面,还需要整个教育行业的专业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创新,比如基础性的课程资源建设、各种专业标准的研制以及最重要的、适应时代需要的教师培养,此外,我们还急需教育研究和理论的创新。

  而这些,都在第四届教博会上有所呈现。据了解,第四届教博会将吸引参展成果超过3000项,其中也包括很多互联网科技教育产品,大会还会举办特别活动、主题论坛、沙龙、项目路演、成果发布、工作坊等各种不同规模的活动800余场,并将推出2018年度SERVE奖成果。

  李茂认为,第四届教博会根据教育现实,推出了教育创新成果模型,对教育创新的方向起到了很好的引领作用,也汇聚了各方教育创新成果,搭建了交流平台,推动了很多成果的推广,鼓励了一大批基层学校和地方的创新,成为中国教育创新的加速器,也成为教育创新者每年最重要的盛会。

  他希望第四届教博会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发现和推出更多的标志性成果,“尤其是发现更多一线教师,包括农村地区、偏远地区和普通学校里的教师成果,能够有一些平台和机制,激励和支持到更多普通学校和一线教师的创新。”

责编:刘铮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