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的“童伴妈妈”:让孩子在悲伤中学会爱

2018-04-02 14:03 央视

  没有父母陪伴长大的孩子,会有怎样的心理诉求?

  “在我的世界里他们都是灰色的。”

  “我要的只是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而已……”

  “只是一顿 真的那么难吗?”

  令人揪心的回答,却是来自这群天真可爱的孩子们——

  根据2016年11月民政部发布的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不满16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有902万人。

  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他们将会面临教育、健康和成长的问题……

  从2015年底,中国扶贫基金会开始调研,试图寻找一种方法来帮助那些边远山村没有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在得知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有一个儿童福利的项目后,中国扶贫基金会决定和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合作,在四川和贵州各选择100个村来做“童伴计划”项目。

  “童伴计划”项目要求每个村聘请一个童伴妈妈,为全村儿童的福利、安全、健康提供服务。童伴妈妈必须是本村的村民,因为她们熟悉村里的情况,便于和孩子、家长沟通。每一个童伴妈妈都要通过专业的培训才能上岗。

  家住三都水族自治县丰乐村的困境儿童韦盛利患有地中海贫血,由于家里贫困,拿不出钱去治病。当记者向她询问:“知道要治好这个病,是得花不少钱的吗?”

  韦盛利回答道:“我知道这个病能治好,只是可能要花很多的钱,可是我怕我家里负担不了这个钱,而且现在我觉得身体比以前好了,可能这个病突然间就好了,可以不用去治。”她祈盼着自己的病,有一天不药而愈。

  韦盛利的父亲生病去世,母亲改嫁,现在她和妹妹、奶奶三人一起生活,祖孙三人每月靠国家发放的985元低保费生活。如果韦盛利要去看病,一次换血就需要花2000多块钱,对这个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贫困家庭来说,这笔支出无法承受。

  本村的童伴妈妈肖玉了解到韦盛利家的情况后,准备帮助她申请大病救助。她说:“她们反正是低保户,低保户可以报,大病民政可以医疗救助。” 救助留守儿童、困境儿童时,童伴妈妈起到了向上递送信息,链接资源解决问题的作用。

  “童伴计划”项目以童伴妈妈为核心,一个村除了有一个童伴妈妈之外,还要建一个童伴之家,童伴之家由童伴妈妈来管理,孩子们周末或放假时可以来童伴之家看书学习,开展活动。

  童伴妈妈吴红梅为了了解孩子们的心里真正的需求,在童伴之家安排了一次画画比赛,画的主题是“画出心里话”,出乎吴红梅意料的是,孩子们画的画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每一个都没有离开爸爸妈妈。

  

  其中一个小孩杨胜会画的团圆饭,里面的家人均没有涂上颜色。

  在杨胜会看来,家人在她的世界里,都是灰色的。但是年幼的她,又特别渴望与家人吃一顿团圆饭,哪怕仅此一顿。“从小到大我没有一次和家人吃团圆饭,我要的只是一家人吃一顿团圆饭而已,只是一顿,真的那么难吗?多陪陪我好吗,时光很短,我怕我还没有和你们吃团圆饭,你们便离开了我,我是你们的女儿,最大的愿望,求求你们了。”

  这种渴望与父母团聚的心愿,在这群孩子中并不少见。一家人一起吃一顿团圆饭;有母亲陪伴成长,这对一般家庭的孩子来说并不是难以实现的事情,但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却是一种奢望。

  而对于另一位童伴妈妈王玉而言,深有体会。早年间出外打工的她,每次难得回到老家,面对年幼的儿子十分内疚,而儿子也把她当做陌生人来看待,这让她痛心。最终,她决定回到老家陪伴儿子。

  与此同时,后来王玉发现村里有许多留守儿童没有上幼儿园,爷爷奶奶干农活时,孩子们四处乱跑,很不安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