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雪芹:拾梦人

2018-03-09 13:50:00 《中国慈善家》2018年2月刊 分享
参与

\

杨雪芹 途梦教育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创始人

  “成人礼”

  杨雪芹决定跟随“美丽中国”支教团去云南临沧云县大朝山中学支教前,一直困扰于“未来人生道路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毕业后,她不停地面试、通过复又拒绝,“总觉得心中某一个声音没有被满足”,直到知道“美丽中国”。

  “我看到一个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通过一些有趣的课堂教学带给学生的那种改变。我很向往成为那样的人。”

  决定去支教后,阻力随之而来。父母担心自己的女儿吃苦、受欺负,也担心她教不好学生,误人子弟。

  2012年时的大朝山中学,地理成绩在整个县里排名垫底,授课教师奇缺。杨雪芹接手时,整个初二年级地理的平均分只有38分,“甚至连‘赤道的纬度是多少’ 这样的问题都没有学生敢自信地回答。”

  杨雪芹制订了一套完整的教学计划。首先,她希望能够让孩子们更自信,敢于开口说话。“农村孩子的自信感和城市孩子相比还是差很多,他们接触的东西都比较少,比较胆小、自卑。我想把他们的自信感给拔起来,这个可能会比教授的知识伴随他们更长的时间。”

  她在教室里做了一个奖牌榜,并且带着孩子们一起做手工地图。一个学期下来,以往不敢张嘴的学生开始变得积极,初二整个年级地理的平均成绩排名跃升至全县第5。但杨雪芹并不满足于此,她希望孩子们能更主动,学会如何学习,哪怕没有了奖牌,仍然能够学好并热爱地理。她开始将讲台交给学生。

  “这也是我从历史中得到的灵感。比如孔子的教学场景是非常开放的,你可以看到孔子和他弟子那些来来回回的对话、讨论。不像现在,学校有点像批量化生产的工厂,如果没有自己的理解,你就有可能会成为一颗螺丝钉,被学校铆进某一个环节。”

  杨雪芹将五六个学生分为一组,教会他们老师的备课逻辑。为了防止学习任务全落在成绩好的学生身上,她给每个学生设计了讲解、板书、课堂监督等任务。她没有想到,学生们不但学会了备课讲课,也学会了如何评课,其评价甚至比一些当地老师专业。

  第二年,杨雪芹所带的班中,有两个班的地理平均成绩达到84分。2017年,她带过的8名学生考上重点大学,是大朝山中学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高考。

  但并非所有学生都改写了自己的命运。2014年杨雪芹支教结束时,她带过的一个班级学生从68个减少到了30个,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则匆匆结婚生子,在家里浑浑噩噩地度日。

  杨雪芹非常心痛。她发现走出大山的人鲜有再回去的,很多学生身边缺少好的榜样,不知道哪一种生活是自己想要的。“尤其是一些女生,你何必给自己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去限制呢?”

  杨雪芹还记得自己出发去云南之前,曾因为害怕管不住学生而梦到他们在课桌里点燃了自己的书本。惊醒之后,她出了一身冷汗。“我也害怕会失败。”

  为了给自己“壮行”,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做了一次独立的价值观探索。从成为亿万富翁开始,她大概写下了七八十个“人生愿望”,越到后来,她发现能写的东西变少了,也变得更难了。“那时候还没有职业生涯规划这种课,但你自己写完之后就会发现什么东西是重要的。我想造一把尺子,量我自己,而不是用别人的尺子来量我。”

  那是她第一次听到内心深处的声音:去云南,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回头再看那个义无反顾的决定,她说:“这件事意义非常重大,相当于自己的成人礼。”

  2015年,杨雪芹发起“途梦教育公益事业发展中心”,邀请各行各业的职业人通过网络视频给孩子们讲述大山外面的故事,帮助他们了解更广阔的世界。她想让更多山里的孩子像自己一样,听到内心的声音,找到自己的梦想。

\

  扶梦上马

  “途梦”创立伊始,杨雪芹没有钱,也没有人,幸运的是,她在腾讯平台上的“1001”项目中看到了一线生机。腾讯“1001”众筹项目规定,只要能够在限期内发动1001人每人捐款1元钱,筹款总额剩余部分即由腾讯补齐。

  不到两个月,杨雪芹就筹集到了10万元原始资金,而母校南开大学王建鹏老师的加入,也让“途梦”如虎添翼。

  “这个名字相当于你在追梦道路上的感觉。”她解释给机构取名“途梦”的用意,“就像《西游记》一样,你的钱是在路上来的,人也是在路上来的,但是最关键的就是你要上路。不管你的基础在哪里,梦想在哪里,你只要朝着那个方向走,每一天都是成功的。包括我自己,哪怕有一天‘途梦’不做了,我觉得它也是成功的,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其实有很多收获。”

  杨雪芹想把这种追梦的勇气分享给大山里的孩子们。如今,“途梦”的职业生涯教育课覆盖20个省份的近70所学校,嘉宾队伍覆盖近200种职业领域,有阿里巴巴公司的员工、中国首个实现环球低空飞行的女飞行员和海军陆战队的战士等等。学生们刚开始时不敢说话,而现在会直接提问普华永道的税务咨询师:“如果你不帮企业避税,人家为什么要购买你的服务?”

  现在,杨雪芹正在探索一条自我造血和“互联网+”的道路。“途梦”对接的学校80%以上位于比较偏远的地区,全部工作均由人工操作,效率很低。她希望“途梦”以后能够得到有付费能力的学校的认可,同时开发一个互联网平台,让学校自己匹配嘉宾的个人信息,像淘宝购物一样,让“途梦”成为一个能够提供优秀职业生涯教育课的平台。

  探索从广州的一所学校开始,除了必要的运营费用和付给嘉宾的报酬,盈余部分“途梦”仍旧投入到支持乡村学校的公益活动中去,就像她曾经去过的大朝山中学一样。

  接受《中国慈善家》采访时,杨雪芹回忆起两年的支教生活,始终兴奋:“其实我的每一个故事都讲过很多遍,但是我每一次都很兴奋,因为我是真的认同那些经历,这不是装的。”

  杨雪芹至今记得她教过的一个“长得有点胖,不太擅长表达”的男孩。她对他的额外关注,来自于他在地理课上的投入表现和低迷成绩之间的不平衡。

  杨雪芹在批阅他的试卷时发现,初二的孩子连“太平洋”三个字都写不明白,不是把“太”写成“大”,就是“洋”字少一点。杨雪芹决定先给他买一本字帖,地理课上也时常叫他回答问题,久而久之,这个此前鲜少得到老师关注的男孩重拾自信,中考时地理成绩达到92分,现在在云南一所大学就读。男孩告诉杨雪芹,他本来能考上重点的,可惜没发挥好。

  杨雪芹将他的故事当成典型,鼓励其他学生。“这样的学生可能在之前的教育体制下,是被放弃的,那种长期的失败导致他们没有自信,也就不会对自己有更多的期待和要求。所以你要给他们找一个目标,然后去帮助他们,变成他们的战友。”

  这是杨雪芹创立“途梦”的初衷,也是她所认为的,教师最重要的意义所在。“在我这里没有被放弃的学生,每一个学生都可以有机会学好,我要让他们感受到这一点。”

  而在送他们“上路追梦”之前,杨雪芹想先弯下腰,将他们蒙了尘的“梦”一个个拾起,交还到他们自己手上。

  “我特别害怕一个老师走了以后,这个学生就垮了。我想帮他找一个目标,给他自信,再扶他上马,拍两巴掌他就可以自己走了。”

责编:吴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