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人物访谈>正文

青年艺术家的“下乡实验室”

2014-01-29 08:45 中国财富 我有话说 字号:TT

自给自足实验室,白色的新房子外墙嵌入了1.5万个塑料瓶。

2011年5月1日,唐冠华走上崂山清凉涧,从一座废弃的老房子开始,修缮,建造,种菜,养鸡。在探讨生存选择的可能性时,他以自己和妻子为小白鼠,来开展一场自给自足的生存实验。他从城市退到山沟一隅,因为唯有乡村的土地,能为他提供自然的供养。与众不同的是,带着“青年艺术家”的头衔,唐冠华从上山的那一刻起,就把家园计划视为用生活来描绘的作品。

有为青年

为什么做家园计划?

面对这个问题,唐冠华把手插在口袋里,略微沉思了一下。“其实没什么初衷,家园计划不是一时形成的。肯定不能说是因为什么事才想做家园计划,但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听上去毫无头绪,但他还是侃侃讲开了。他强调,过去的事情总会留下痕迹,顺着这些无法消失的线索链,或许能发现些因由。

1989年出生的唐冠华的经历却与大多数同龄人有所不同。几年前,他是个背名牌包、戴名牌表、开设计公司的“有为青年”。初中就开始接单帮人修电脑。“如果你在网上搜青岛修电脑,第一个跳出来的结果就是我!”他笑说。到了高一,修电脑的活儿都由同学去做,他只要收取提成即可。上学实在没意思,他便退了学,开了个设计公司,为开业的商铺拉来乐队表演,挣眼球。

曾经,他一单就做了十万元的生意,和朋友吃喝玩乐,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他记得父亲的朋友大讲特讲如何挣钱,最终激怒了他,年少的唐冠华一时冲动便仍掉了手上所戴价值不菲的手表。后来,生意也越来越难做,精明的同行不断挤占市场,唐冠华不得不绞尽脑汁创新,随后又拉过街舞团、CosPlay,直到被一位艺术家朋友的摄影作品击中,他忽然感到,艺术创作才是他的事业。

于是,唐冠华的身份由广告策划人变成了青年艺术家。他在青岛市里开了个平面设计工作室,称之为“馆子”,几经迁移,终于在大学路的青岛美术馆对面找到了一个靠海的大院子。唐冠华把工作室定义为“公共空间”,南来北往的朋友们在此借宿、做饭、玩音乐、喝啤酒。“他们也没什么钱,都是年轻人,都睡在地上,自己做饭吃。有一次一周都在吃土豆,用各种各样的做法。”其中有个拍电影的朋友叫韩愈,他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曾以核动力第四国际为名组建了一支电子乐团体。唐冠华打开一本小册子的最后几页,上面还记录着那天发生的不寻常之事:“有一天清晨,韩愈从卧室的地板上爬起来,告诉我他有一个计划希望我们一起实现,他说每一个城市都有许多未被界定归属和用途,闲置着的建筑空间,他希望将它们利用起来,首先将隔壁荒废的老舍故居作为一个具有读书、休息、观影、住宿等功能的公共空间,呼吁志愿者提供物资赞助,包括书籍、音像、声光电、被褥床铺、劳动力等,并期望将这个公共空间复制到各个城市,形成交互,客至城市的旅人可以找到这样一间免费的宿舍,每个人赞助一些力所能及的物资给需要的人,从而形成良性的循环。”“这和家园计划有什么关系吗?”我问。

“关系非常大!我觉得开放城市废弃空间的这个想法特别好!也有需求!”唐冠华兴奋地大叫起来。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