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人物访谈>正文

青年艺术家的“下乡实验室”

2014-01-29 08:45 中国财富 我有话说 字号:TT

清晨,周帆第一件事就是去打水。

盘踞城市闲置空间

“馆子”的隔壁便是老舍故居,老舍曾在青岛居住过三年,在那段时间完成了《骆驼祥子》。但在2010年之前,老舍故居只是一栋充满粪便、垃圾和蛆虫的“垃圾场”,尽管房子的一个角落里挂着“老舍故居”四个字,四邻仍然往空房子里扔垃圾。

韩愈号召人们一起动手清理,在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就将房子清理干净,变成一个可以居住、观影、读书、听音乐、看广播的公共空间。

但是,盘踞城市闲置空间的计划并没有继续下去。韩愈在公共空间的白墙上写上红色大字:“你有盘踞的权利”、“你有听的权利”、“如果你想被他人允许,那么你应先允许他人”……很快,媒体和政府介入,以破坏公物为由停止了盘踞计划。“馆子”也遭遇被别人“盘踞”的局面。一个邻居想在馆子的院子里卖烧烤,但油烟太大,加上吃烧烤的人容易醉酒滋事,院子里的人们希望烧烤退出。后来惊动了警察,人们才发现,这个卖烧烤的邻居并没有正规营业执照,但他却有很多惊人的证明:精神病人,杀过人,坐过牢,又从监狱转到精神病院后出院;低保户,有好几个孩子要养活。

“这种情况怎么办?”唐冠华无奈,“他也不想干别的,就是卖烤肉,而我们整天在这也就是玩的事儿,他的烧烤却是不做不行。”尽管不愿意,他还是打算搬离大学路那个靠海的院子。接下来撤到哪里去?

不久,朋友们面临结婚、买房的问题,也逐渐搬离了馆子。曾经年少聚义,而今四散东西,让唐冠华十分感慨。一群青年人聚在一起讨论:有没有一个方案,能够把紧张的人际关系、住房、教育、养老等等现实问题全部解决,保持一起工作、生活的氛围?

“老韩总是觉得没什么希望,他做的事情就是写写字,瞬间成立一个作品,就OK了。但我觉得发问很好,但还不足够。而且我那时又有条件,为什么不能做这个事情?”唐冠华觉得,行动本身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崂山上的家园

2009年,离开大学路,再也不想把钱浪费在房租上的唐冠华在朋友赞助的一个房子里继续开工作室,意味着家园计划的开始。在这个计划中,他们把“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都想了一遍,从建筑、能源到日用品。

“家园计划是什么?”这个问题也难到了唐冠华,他让韩愈帮忙想,韩愈信手拈来四句话:“家园是对人类文明发展的反省,是对如何延续人类文明的探讨。家园并不是苦行僧对人类自身极限的试炼,而是研究如何让人类生活得更加舒适健康。家园不是反城市化,而是让人可以在城市与家园之间自由选择。家园不反对科技,而是探讨科技与自然的融合。”唐冠华和朋友们在新的家园计划工作室里开展各种有意思的实验:把三轮车改造成电动车,踩着自行车就能让灯泡亮起来,而唐冠华的女朋友邢振则尝试了古法造纸。

但土地和房子都是现成的,这不能算自给自足。

为什么强调自给自足?

“如果你独立生存都困难,你怎么独立思考?肯定得依赖各种东西,你只要依赖一点东西,你就放弃一点自己。”更深层次而言,唐冠华认为社会分工完全不是必须的。他曾在日志里指出,如果每一个人生活中的能源和食物都靠自己的双手来劳作,这些基本工作之余根据自己的兴趣学习和研究,这样每个人的时间都是平均分配,不会出现剥削和奴役。

自给自足的生活,在他看来,要从森林开始,从零开始,从无到有。

终于,他在青岛沙子口镇西九水村的清凉涧找到了一块闲置用地。2011年5月1日,唐冠华和一个朋友走上崂山,第一件事便是将废弃的房屋重新修缮整理,这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两个来自城市的男孩都不会做饭,他们生吃蔬菜,西红柿拌拌糖,把青椒撕开吃,用暖瓶和热得快下面条。当时是证券分析师的邢振看不下去了,便上山支援,一周上山两次,周三请一天假。“山上的事情开始以后,我就分心了!夹在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两个派别中,我自己就觉得很恍惚。周末我会上山,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你会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但是每次上山来都是一堆人在这,而且热火朝天的你知道吗?!”她大笑道,“你就会想,是不是我所在的圈子有问题,或者我自己的世界观有问题?”不过改造的旧房子也不符合唐冠华“从零开始”的想法,因此,他在离旧房不远处辟了一块空地,从一无所有的平地开始,新建一座合乎自给自足要求的房子。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