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人物访谈>正文

青年艺术家的“下乡实验室”

2014-01-29 08:45 中国财富 我有话说 字号:TT

改造的旧房中有一个公共空间,外面挂着邢振为唐冠华制作的单衣。

自给自足实验室

如果你现在去清凉涧,就能看到一栋白色的建筑屹立在半山腰。这也是游人登顶小崂山的必经之路,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自给自足实验室。站在屋子里,12月的山风呼啸而过,远眺蓝天,青山横卧,松涛入耳。

建造新房的原则是:让自然的能量流经人再回到自然。唐冠华希望开发低成本的可拆卸生态建筑,利用废弃塑料袋和废弃塑料瓶为材料,建造一座自给自足实验室,探讨废旧材料、城市垃圾资源和浪费的回收利用。

最初的设想是使用三合土,使用天然建筑原料即可夯打出坚实的土墙。唐冠华并无建筑背景,只能从读书、上网查资料开始。网上所言三合土有不同原料:糯米、黄土、牛血、淀粉、石灰,有的加盐,有的加蛋清。但是资料上并没有讲明配比,他只能一个一个试,全部宣告失败。后来有人来参观时提出了建议,改成以沙子和石灰为原料,三七配比,果然成功。新房子的墙体中填充了1.5万个矿泉水瓶,搜集这些瓶子着实耗费不少时日。家园计划和青岛的各大院校学生社团开展合作,收集塑料瓶。

花了两年时间,这栋新房才落成,今年,唐冠华和邢振在自己建造的房子里度过了一个夏天。如今已进入崂山的冬天,山风呼啸着掀开房门。夏天一结束,他们又搬进了老房子。距离理想中那座生态环保同时又舒适的房子,还有一段距离。

12月,他们忽然想到新房子还没有淋浴系统,于是唐冠华又把地面挖开,重新修了水槽。对他而言,最大的挑战仍然是技术方面的问题。投入不少人力、财力做的风力发电机并不是很成功,发电机的三片叶子坏了两片之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良好的维修。因此,新房子便采用了太阳能发电。之前做的电动车也出现卡链条的问题。“稍微有点机械专业知识的人都能解决,但我们就是解决不了。”这让唐冠华有些苦恼。但与此同时,他也强调,所有的经验都有其意义。

在他眼里没有“失败”的概念。“行动本身就有意义,这个过程中也会积累一些经验,就会留下痕迹,这就已经足够。”令邢振感到颇有压力的,却是资金方面的问题。“人来得越来越多,资金就会越来越紧张。来一个人,就会有消耗。如果他无法承担自己的消耗的话,就会落到其他人身上,所以会有顾虑。”如果仅是小两口的吃穿用度,邢振很有信心能够自给自足。但家园计划对外免费开放,感兴趣者可免费入住体验,无疑增加了他们的支出。

今年年初,邢振辞去了工作,担负起研究日用品的工作。她学会了制盐,做肥皂,理发,做豆腐,烙饼,裁衣,做鞋子,种菜,养鸡……“有时候会逼我去做一些事情,比如肥皂,他非得用古法做,不让用氢氧化钠,因为我们很难自己制取氢氧化钠。” 她故意在唐冠华面前向记者抱怨道。

义工周帆便接下了古法制皂的活儿。这个大一就退了学的年轻人,这些年都在外面游荡,去西藏支教,到云南了解新式教育,9月份来到崂山寄居。清凉涧的冬天是枯水期,滴水贵如金,每天早晨,她都去附近的水源地打两壶水,供一天吃用。到了晚上,家园计划的主页都会更新日志。邢振正打算将平时记下的零碎笔记整理成文,他们计划,在2016年之前出版一本自给自足手册。“到时候找人赞助一辆车,我们就在车上到处去发手册,让感兴趣的人都参与进来!”唐冠华毫不掩饰内心的兴奋劲儿。

2年后,家园计划在崂山的房子就到租期了。他们正在寻找更大的空间,能建立一个共同生活的社区。最关键的,在于找到共同实践家园计划的人。

责任编辑:叶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