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人物访谈>正文

清华NGO研究所所长王名:嫣然基金账目必须公开

2014-03-11 08:59 扬子晚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人物资料

王名

人物资料

王名: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领域为非政府管理、公民社会与治理、CDM(清洁发展机制)与NGO(非政府管理)参与环境治理,2013年两会吁请中国政府尽快放开二胎政策。

影视明星李亚鹏的嫣然基金此前遭举报,深陷“诈捐门”和“侵吞门”,明星慈善遭遇公信力危机,这引发了普通公众的担忧,如今哪些慈善机构值得信赖?我们该相信谁,怎么捐款做善事不被骗?

关于明星慈善

嫣然基金账目必须公开

记者:李亚鹏的嫣然基金此前陷入“诈捐门”和“侵吞门”,李亚鹏以“我们没有公布更多的义务”为由,拒绝公开基金会的账目。你是怎么看待这一事件的?

王名:不需要公开是说不过去的,必须公开,慈善公开是铁则。即使是公众人物,如果是你的钱,不公开可以,但这不是你的钱,这是捐赠的钱,只要是善款,公开是铁则。

现在大家做慈善都凭着一腔热情,我不希望通过这个事情打击包括李亚鹏也好,捐赠人也好,包括其他人,对慈善的关注支持,我觉得这样的社会热情是需要保护的。

记者:从这场风波中,有什么需要反思的么?

王名:慈善行为需要制度规范,明星人物也好,普通公众也好,参与慈善实际上是参与一种社会公共活动。我们还没有《慈善法》,缺乏对参与人的要求,他不知道自己的社会责任是什么。这是我们从制度性上要做的。

李亚鹏这个事情,我们最重要的反思是,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制度安排,他之所以不公开,可能是不愿意向媒体公开,不愿意向举报人公开。第一必须公开,第二按什么形式公开,第三在哪里公开,都应该有制度性安排。

别把慈善当业余爱好

记者:现在不少明星爱标榜自己名义的基金或慈善项目,你怎么看待“明星慈善”热?

王名:如果明星你有能力,当然欢迎你做这样的基金会。比如,比尔·盖茨有能力,他把工作都辞了去做慈善事业。姚明有相当一部分精力在做基金会,我有一个学生在那儿干,做得挺好。我们希望,你有足够精力,最好有100%的精力做慈善,因为你有影响力,能力很强,人又很聪明。但是,如果你根本没有时间,你做什么慈善呢?你把慈善作为一个业余的事情来做,我们反对。

记者:那你觉得明星们怎么参与慈善,会比较好?

王名:明星做慈善一定要注意身份转化,尽可能利用社会影响力去开展活动,最重要的是要身体力行做公益,而不仅仅是募款。李连杰做得很好的是,他身体力行去做公益做服务,而不是简单地去募款。很多明星有很好的意愿,但他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募款上,其实是本末倒置。慈善真正的价值不在于募了多少钱,慈善真正的价值是帮了多少人。

关于慈善机构

红会不应该再做募捐

记者:红十会字经历了“郭美美”等一系列事件后,如今恢复元气了么?其对慈善募捐的影响消除了么?

王名:红十字会的教训深刻,一定要推进体制改革。这样一个事件对慈善业打击非常大。我知道一些数据,不光对红十字会,可以说对整个中国慈善的捐赠影响都非常大。

记者:红十字会如何恢复公信力,你有哪些建议?

王名:红会的事件最主要的问题是出在体制上,红十字会本身比较特殊,它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讲的社会组织,它是人民团体。我也是红会的理事,郭美美事件后,我曾向红会领导提出意见,红十字会不应该参与募捐,你本身不是一个募捐机构,核心职能应该是救灾,应该把募捐行为还给基金会,他们(指红会领导)没有那么做。

国外的红十字会主要做服务,募款有专门机构来做。

记者:你为什么反对红十字会这样的官方组织募集善款呢?

王名:这也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募捐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你可以得到社会支持,得到善款;另外一方面,特别在中国的环境下,一旦出了问题,公众的质疑会像海啸一样,使你没有办法抬起头来。

慈善小团队也要少碰钱

记者:现在通过QQ群和论坛,一些十几个人的迷你型慈善团队很活跃,但也有募款后引起纠纷的,你怎么看?

王名:民间自发的慈善行为,我们更希望用到服务上,不是用到募款上。有一位朋友跟我说:“我有一个办法募款。”我说:“那你小心点,反正我不鼓励你去做募款。”如果你有心的话想帮助人的,你去做志愿,去做公益。

慈善活动行为不是简单的“给钱”,我提出一个理念—聪明的慈善或聪明的服务,国外的慈善做得很聪明。不仅用钱做慈善,还要用大脑用智慧做慈善。

记者:这么说,你认为要把募款给大的机构、专业组织做?

王名:是的,因为涉及公信力的问题,募款最好有一个门槛,有一个监管体系,对募捐行为能有一个规范。募款行为很快就会规范,我正在参与慈善法的起草。《慈善法》不是要把募捐行为管死,但是一定要规范,有效地使用善款善心。

关于个人捐款

个人慈善捐助做“点对点”不错

记者:有爱心的市民想捐款,又怕自己的善款没用对地方,你有什么建议?

王名:我倒是觉得捐款还是要慎重,我们现在慈善相关法规没有健全起来,“直接慈善”不是一件坏事。

现在我的孩子每年都把压岁钱捐出来,我也是带着他直接去做点对点捐助。别随便给谁,给谁我不踏实。我直接对着一个孩子(受捐赠人),把钱给他,我能知道把钱给谁了。

记者:单位安排组织的捐款活动,你会积极参与么?

王名:我从来不参加,我是研究公益的专家,我要参加,有很多地方可以参加,我是十几个机构的理事,我都可以捐,还捐过不少,我是理事,了解这些机构的运作,捐得放心。我告诉他(单位组织者)我已经捐过了,我把捐款发票拿出来,我肯定比你捐得多。

记者:如果遇到强制性捐款怎么办?

王名:我们学校还没有强制要求。以前做领导的时候,领导要带头捐。现在做普通老百姓么,我就自己选择,我还得告诉大家不能强捐。

你实在要募捐就设一个募捐箱直接放那,直接放进去,也别登记。最后数一下多少钱就可以,这样更好些。

责任编辑:叶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