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公益>人物访谈>正文

美国网上租车创始人:未来城市汽车数量必然锐减

2014-04-25 08:18 中外对话 我有话说 字号:TT

\

  蔡斯表示,汽车服务共享最大的贡献是让人们开始理智选择出行方式。图片来源:Li Lou / World Bank

  Zipcar是全球最大汽车共享服务提供商,以“汽车共享”为理念的。Zipcar为用户提供自助消费的模式,会员用户可以直接上Zipcar的网站或者手机软件搜寻车辆,通过会员卡直接在Zipcar汽车停放区取车及还车。目前,Zipcar在美国加拿大及欧洲共拥有1000多辆车,85万会员。罗宾·蔡斯是Zipcar的联合创始人和前CEO,目前正在经营一家点对点汽车租赁公司Buzzcar。

  记者: 您是出于保护环境而创立了Zipcar和Buzzcar吗?

  罗宾·蔡斯(以下简称“蔡斯”): 虽然Zipcar和Buzzcar既便民又环保,但这不是我创建公司的初衷。在Zipcar 和 Buzzcar出现以前,我自己很希望能享受到这种租车服务,而我当时也觉得这种服务可以商品化。Zipcar的出现让租车变得简单轻松,就好像你在用自己的车一样。大家总觉得租车麻烦,手续繁多,想在一两个小时之内租到车是绝不可能的。但由于Zipcar让不可能变成了现实,很多人现在意识到加入Zipcar成为租车一族,要比自己买辆车划算得多。

  记者:您认为租车对环保有什么好处?

  蔡斯: 一辆租赁车可以满足30到60人的用车需求。这些人中,有四成的人表示有了租赁车,他们可以不必买车,或者可以卖掉自己的车。计算下来,每辆租赁汽车可以取代15辆私家车。在实际生活中,每辆车至少需要三个停车位。这样一来,每少一辆车,就可以少建三个车位。

  每一辆Zipcar租赁车可以满足30到60人的用车需求。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租车是计时收费的,这让租车族们减少了80%的出行。开自家车只需要考虑油费,偶尔也考虑一下停车费。而租车是按小时和按天计费的,随着表针不停转动,人们必须决定出行一趟是否值得花费10美元、20美元甚至100美元?八成的情况是,这趟出行并不值得。

  汽车服务共享最大的贡献是让人们开始理智选择出行方式。自己有车的时候,如果哪天突然很想吃冰欺凌,我可能立刻跳上车一路奔驰去买冰激凌;而如果我是租车族,我突然想吃冰激凌,我就会想,路上花费是每小时10美元,我还是哪天下班顺路买一个吧。成为租车族后,你就会理智选择是步行、坐地铁、骑自行车、打车出行,还是干脆把所有行程并在一起,一趟解决。

  记者:租车会不会让更多的人养成依赖汽车的生活方式?

  蔡斯: 这方面有人做过很深入的研究,研究结果表明这种担忧与事实恰好相反。租车并不会引诱人们多开车。每位城市居民平均每年驾车行驶7500英里(约12070公里)。对比之下,一辆可以满足50到60人用车需求的租赁车每年仅行驶16,000英里(约25749.5公里)。还有,一旦开始减少开车,人们就会逐渐感到开车麻烦,因为开车需要集中精力,如果开得太快又很吓人。一旦你不开车了,出门办事的时候,只要能选择其他出行方式就绝不开车。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住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里。未来属于城市,未来的城市会更拥挤,想像今天这样畅快开车、自由停车绝不可能。纽约是美国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如今只有40%的家庭有车。想一下亚洲城市的人口密度,未来这些城市又会怎样?未来,这些城市中有车的家庭一定大大低于40%。

  未来人们将更多地分享交通工具,因为这样能最大限度地节省停放空间,车内空间也将被充分利用。如果是一个人出行的话,可以租辆小车,骑摩托车或者电动自行车;四个人出行则可以租辆大点儿的车。而一个人开一辆大车出行是不太可能的了。现在美国92%的旅行是驾车游,将来只会有8%的旅行是驾车游。

  记者:但还有很多蓬勃发展的城市希望看到更多的汽车在路上奔驰。

  蔡斯: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噩梦,未来的生活需要什么,我们自己又想要什么,人们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是不同步的。最近很多研究表明,美国汽车保有量和驾车行驶里程数双双过了峰值。

  在中国,许多蓬勃发展的城市都给汽车发展留出了一片广阔的空间,这就是一场噩梦。将来这些城市必定会栽跟头,就像现在世界上很多城市那样,陷入一片痛苦中。在上海,当我看到无数高耸着的新居民楼和配套的地下停车场时,我突然感到震惊,以后这些高楼将会住满居民,停车场也会停满汽车,涌入的汽车可能让整个城市陷入瘫痪。我前段时间在孟买,那里正在重蹈上海的覆辙,只不过情况更糟糕。

  记者:政府可以做些什么?对汽车共享计划给予补贴?

  蔡斯:关键要保证停车费能真实反映房价。在波士顿,人们可以领取停车许可,在小区免费停车一年。购买一个私人车库的月停车证要花300美元。在繁华地段购买一个露天车位要花25,000美元。但是当地政府经常给予补贴,人们也就经常可以在这些高昂地带免费停车。所以要说交通补贴,只要不再给汽车各种补贴就好,我觉得这才更有用。

  恩里克·佩纳罗萨曾担任波哥大市市长,他曾经有一句精彩的总结,“波哥大只有3%的市民有车,我为什么要花掉95%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经费为这3%的人服务?” 我觉得这句话也很适用于中国。恩里克在当地建造了很多很棒的自行车道、人行道、还建立了完善的公交运输系统,他说这才是市民们需要的。

  一旦停车变得很贵,而路上又有畅通的人行道、自行车道、完善的公交运输系统,那么开车就变得更麻烦更昂贵了。

  记者:您对中国政府还有哪些建议?

  蔡斯: 最大的建议是让点对点汽车共享业务合法化。政府应该允许车主用自己的车赚钱,比如载客或者把车租出去。我认为,这种点对点的汽车租赁公司将来必有一席之地,而且会稳健发展,前景美好。点对点汽车租赁可以大大减少传统租赁公司的前期投入。而且,这种共享服务可以以更少的车满足更多人的需求。在美国和欧洲,私家车只有5%的时间在用,其余95%的时间都是闲置的。除了房子,汽车大概是人们购置的最贵的资产了,人们却让这份资产在95%的时间里闲置着。

  最近在交通运输领域,又有新的发明,谷歌正在研制无人驾驶汽车,而且即将投入市场。如果操作得法,这将大大改变当今汽车领域的格局。我们不但可以共享汽车,还可以共享旅程,未来我们只需要相当于现在10%的汽车。

  记者:这会给您的经营模式带来什么影响?

  蔡斯: 和任何公司一样,Zipcar和Buzzcar要时时走在行业最前沿,不断自我调整满足顾客需求,并关注这些需求发生着怎样的变化。那些不思进取的公司大都遭遇了严重的危机。我注意到,全球汽车行业的发展很依赖政府的支持,而汽车行业在很多事情上又顽固不肯改变。行业发展变得僵硬,就像慢慢走上一个陡峭的悬崖,最终可能摔得粉身碎骨。

  很多大型汽车公司,尤其是福特,正努力寻找策略,让自己的公司从一家汽车公司转变为移动服务公司。这是一项严峻的挑战。这些传统大公司有成千上万的员工和工厂,从事着我们不再需要的生产。要让老员工接受新的工作方式并非易事,传统大公司的转型将会很困难,而我并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

  租车行业巨头安飞士(Avis)刚刚收购了Zipcar,我可以预见安飞士把Zipcar看作一个汽车公司,因此,他们将错过转型的机会。其实他们可以把自己定位成共享经济公司,或者车联网公司,他们有很多选择,但他们偏偏不这么想。

责任编辑:叶芳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