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永强:“益次方”的重要价值,在于连接组织与组织之间的信任

2018-11-05 17:28 环球网

  中国好公益平台自2016年启动以来,至今已签约涵盖教育、环保、养老、助残、社区发展等多个社会问题领域的优质公益产品53个,各省市地区枢纽合作基地签约39家,全国现有1000多家社会组织正在实施这些优质公益项目。

  日前,好公益平台表示,要给平台上规模化成效显著的公益产品授予“益次方”商标,并就“益次方”的授予标准向行业征求意见。

  何为“益次方”?好公益平台解释说,益次方,即“益的n次方”,意为公益产品成效和影响力的成倍扩大,并逐步实现服务规模、成效和影响力的指数级增长。“被授予“益次方”商标标志着公益产品已经取得了规模化的显著成果,成为行业示范和标杆;同时也期待“益次方”商标可以帮助公益产品获得社会各界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从而取得规模化的更大成效。”

  那么,“益次方”能被平台上的签约机构认可吗?他们对“益次方”是怎么看的?对此,记者采访了“爷爷奶奶一堂课”创始人贺永强。

贺永强做客新华公益讲堂

“项目有了革命性变化”

  记者:“爷爷奶奶一堂课”是什么时候与中国好公益平台签约的?能否介绍一下签约以来所取得的成绩?

  贺永强:我们是中国好公益平台的第一批签约项目。签约之前,“爷爷奶奶一堂课”就已经有一年的项目化运作,但当时我们只有3个项目点,一个合作伙伴。而截止到现在,我们的伙伴已遍及27个省市,增至236个社区和学校,76家签约合作伙伴。服务的孩子也从3千人发展到了40万人。老人志愿者从30多名到3000名,增加了100倍。

  可以说,经过中国好公益平台的签约和推动,“爷爷奶奶一堂课”从项目化到产品化,已经有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记者:发展总是与挑战并存的。在规模化的路上,你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贺永强:我们管理的工作大大增加了。规模上去了,管理上不去,必然要影响公益产品的成果。这恐怕是所有公益产品规模化面临的共性问题。

  对我们而言,这主要体现在产品的质量管理上,“爷爷奶奶一堂课”做的是乡土教育,各地文化的多元化是产品面临的最棘手问题。机构负责方法体系,合作伙伴来实施,这种间接性的产品传递如何保证质量,同时要能够实现产品的目标。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为此,我们也建立了一套方法体系,包括培训、操作手册、电话回访制度等。更重要的是,我们对合作伙伴还有考核,不符合标准的要取消授权。

  不能说你进来以后就可以不走了,这不行。做的不达标,不符合产品标准的合作伙伴要退出。如何在规模化中保持产品品质,保证落地时的“小而美”,这并不矛盾。保证基本统一的标准,这是对每个合作伙伴起码的要求。

  记者:这个退出机制是中国好公益平台说了算,还是你们的自主动作?

  贺永强:我们自主管理。好公益平台更多的是发挥一个平台作用,给签约机构对接资源和提供咨询服务,比如国际上最新的公益产品标准规范化的体系等。也有一些资金方面的支持。

“‘益次方’会形成一种指引”

  记者:好公益平台此次推出公益产品规模化成效的考量标准包括量、质、运营模式转型,还包括政策倡导和公众参与等维度。你认为这个标准是否科学、客观?

  贺永强:公益产品规模化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但它却非常符合当下的国情需要,过去几十年,虽然我国经济取得了巨大成果,但也存在结构性失衡,东西部经济差距加大等问题,而且各地方的生活文化环境差异性很大。这种国情下,推行公益产品的规模化所面临的难度和挑战都是很大的。

  南都公益基金会愿意牵头搞好公益平台吃这个螃蟹,本身就是一个大胆的尝试。现在又推出“益次方”商标,让大家一起来思考,什么样的产品是好的产品,什么样的产品值得规模化,规模化过程中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授予优质的公益产品“益次方”商标,我认为是对行业发展的推动。

  这次“益次方”授予标准提出的几个维度,都是有现实意义的。我个人觉得,就目前现实的合理性而言,应该说是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标准。

  当然,这个标准不可能是完美的,而是一个不断优化,不断吸取各方面意见,并通过实践不断完善的过程。它是一个过程,不是一个终点。

“‘益次方’价值在于连接组织之间的信任”

  记者:你如何判断公益产品规模化未来的发展?

  贺永强:我是公益产品规模化的支持者。公益产品规模化有两方面的意义,从现实意义来说,它需要优质的公益产品更高效地使用社会资金来服务,发挥资金本身的服务人的作用。比如十方缘,因为其规模化,能够让更多的没有得到过临终关怀的老人得到临终关怀服务。这比当地在去创造这样一种模式,资金的使用效率显然会高很多。

  记者:你认为被授予“益次方”商标对公益产品未来的规模化之路有什么影响?

  贺永强:我觉得首先它是一种责任。获得“益次方”商标是有一定示范性的。因为行业内有越来越多的组织,希望自己的项目能够产品化,产品能够规模化。他们看什么?当然是看先行者,看获得益次方商标的产品,他们的表现,他们对自我管理标准和发展的目标,势必会在行业内形成一定的影响。反过来说,对其他公益产品也是一种推动力,是一种鞭策。

  另外,对于一个行业内的品牌而言,“益次方”商标的影响更取决于其未来的作为。“益次方”刚推出来,肯定不会是一个成熟的和巨大影响力的品牌。它是一个创业品牌,它未来更大的作用,取决于获得了益次方商标的组织有什么样的作为,即落地的成效,这某种程度上就是“益次方”的核心价值所在。

  另外,“益次方”的价值还体现在它实现了组织与组织之间的连接与信任。它让我们这些素昧平生的组织之间的连接与信任,通过一种比较低成本的方式实现了。否则,全国那么多社会组织,如大海捞针一般,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所需的成本是非常大的。经济社会转型期,很多组织需要项目、资金和资源,被授予益次方商标,可以增加信任度,减少合作前期的成本。大家就可以互相取长补短,形成一种连接,不至于成为孤岛。

  如果在我们的社会中,无论人与人之间,还是组织与组织之间都能形成这种连接,那就会让社会更加稳定。未来不管发生怎样的变革,哪怕是动荡,它们都会是一种比较稳定的力量,让社会充满希望。

责编:刘铮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