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

【环球网公益频道 记者 文雯】“我觉得纸质阅读是接近灵魂的。而阅读这件事,本身就是提升人的灵魂的“——朱德庸

画画是心灵跟笔之间的一种联系

与传统漫画家不同,朱德庸至今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画画。“画画一开始其实就是我的兴趣,所以我闲暇时就会不停地画。因为我求学与生活中经历的种种挫折,久而久之,画漫画更是成为了我的一种心理治疗方式。之后它竟然变成我从事终身的一个职业”,朱德庸在采访中向环球网公益频道的记者强调,“喜欢画画就去画,不用强制学习。画画其实是心灵跟笔之间的一种联系,你只要不停的画,自然就会进步”。

最重要的是作品打动人心。朱德庸表示:不管如何打造文创市场,它的源头绝对就是作品本身。而周边商品表现的仅仅是作者作品的很小一部分。阅读作品时,我们可以透过作品,看到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内涵以及作者笔下描绘的具体的人物形象。但在不了解作品,而盲目购买周边商品,说“好可爱,好可爱”的时候,就有些肤浅盲从了。

朱德庸很少和他的读者直接进行沟通,“如果你一定要问我,我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其实我到目前还是在摸索之中”。他认为作者本人跟他的作品所体现出的感觉,并不一定是一样的。“一个创作者在创作的时候,他除了会将自己的想法放入作品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要能够借此去表达更多人的感受,从而引起更多的人产生共鸣,达到精神上的共通”,所以朱德庸认为,“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其实不重要。我是靠作品和我的读者连结”。自己的读者更需要的是跟自己的作品进行交流,而不是跟自己。

讽刺漫画是并不荒诞的黑色幽默

“漫画跟幽默之间的关系就像电线杆跟狗的关系一样”,朱德庸笑着说,“我的作品很重要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有幽默在里面”。

相比于其他对自己的作品总是不够满意的作者,朱德庸则是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对自己的每一个作品都非常喜欢。因为每一部作品、每一个系列,都是自己用至少十年的时间去酝酿、打磨的,朱德庸表示:如果没有深刻的感受,自己是不会盲目进行创作的。

朱德庸的作品描绘的故事内容与其他漫画家有很大差别,他认为这种差别,或许是因为自己创作作品都是以“人性”为出发点。所有人的喜恶都会带有个人偏见,基于对“人性”的观察,朱德庸创作出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双响炮》。这部作品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甚至有人一直以为“这是外国人画的”。几十年前的作品中表述的“婚姻哲理”,时至今日也仍不过时。

谈及《双响炮》,朱德庸说:“那是我二十几年来,透过我所成长的环境,通过我父母的婚姻、邻居的婚姻、亲戚朋友的婚姻……综合我对中国人婚姻的一种感受所创造出来的。后一个作品《涩女郎》,是我观察女性的成长中所碰到的不管是爱情也好,婚姻也好,人生也好,各种的困难、想法而创作出的。”

再比如2005年的《关于上班这件事》。短短四年“上班族”的生活,却让朱德庸每一天都在反问自己“上班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关于上班这件事》也因此“有感而发”。

献给所有不想成为大人的小孩和想成为小孩的大人

朱德庸世界观中的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小孩的世界,一个世界是大人的世界。但是总有父母将自己的孩子作为“养儿防老”的“工具”,亦或是满足自己虚荣心来代替自己获得未取得的成功的一种“工具”。这种试图将“小孩”的世界破坏,将其强行拉进“大人”的世界的做法,不利于正确价值观的形成,更破坏了孩子自然成长的权利。

对于自己作品的受众群体,朱德庸表示自己从来没有特意设定过。“这些事情没有办法解释,也不需要去设定。因为对我来讲,既然我的作品都从‘人’作为出发点的话,我觉得只要是‘人’,他都会有所感受的,只不过每个人的感受可能不一样”,朱德庸补充道,“所以我并不会专门为‘成年人’去画,我想我只会为‘人’去画”。

《什么事都在发生》是朱德庸描绘人生全方位的书。这本书谈的是人生,是人生遇到的种种困境。朱德庸觉得,我们现在每一个人的人生中都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困境,是你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的,但你必须要面对。他认为无论是成人、青少年还是儿童,无论是个人还是家庭,都应该尽早地去了解“人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朱德庸的《绝对小孩》也是非常适合家庭亲子阅读的系列书籍。在他创作《绝对小孩》这本书时,就是希望所有不想成为大人的小孩和想成为小孩的大人都适合阅读。朱德庸想让阅读过这本书的人知道:“小孩”和“大人”各有各的世界。“小孩”会慢慢地成长,终究会踏入成人的世界里,变成成人世界里的“大人”。而“大人”,如果想找寻童年时那种纯真的快乐,那就请回到“小孩”的世界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