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乐:创作要先打动自己

【环球网公益频道 记者 文雯】阅读是获取知识、增长智慧的重要方式,是传承文明、提高国民素质的重要途径。为加大阅读内容引领,在2022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这一天,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对话张乐老师,并请张老师为大家进行书目推荐。

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您是因何契机开始进行儿童文学绘本的创作呢?

张乐:曾经学的是中国画专业,所以有画画的理想,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画图画书。儿子的出生,带来了事业的转机。

儿子在三岁前身体比较弱,经常生病,有一天要给儿子打吊瓶,护士要求家长帮助按住小孩,母亲和妻子都不忍心看孩子挣扎的样子,结果扎头扎脚都没有成功,我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护士成功用纱布把一个小竹片和手绑住了,打上了吊针。孩子哭累了,睡着了,我照例陪在边上,疲惫而无聊地坐着。一道暖暖的阳光照进房间,“好美!”我在心里说,很多年没有在意身边的美了。孩子的手轻轻地动了一下,看着孩子安睡的样子我突然有个念头:要是能给孩子画个故事那就太棒了!

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是如何构思故事并持续精进画工的呢?

张乐:我自编自绘故事时是画面式的思考推进,不是文字性的,当然不管是童话还是科学故事,首先是观察的功夫。在《我要变大》里有一个情节,黑羽吃了绿松石,睡着了。那是一个趴在地上的动作,这个是观察得来的,我到一个朋友的农庄去观察,看到了一群自由散养的鸡。公鸡羽毛油亮,鸡冠通红,眼睛炯炯有神,母鸡都是圆滚滚的样子,很肥!泥地上有个坑,旁边有只趴在地上的鸡,还伸着一条腿,这闭着眼睛的鸡是死了吗?我好奇地凑上去,“噗楞楞”鸡睁开眼睛拍着翅膀飞蹿出去!哦,吓我一跳,这睡姿好奇特啊!所以在资料上讲到鸡的沙浴,在地上刨个坑趴在里面降温,这些文字是一些知识,也觉得有趣,但是在观察中得到了,就非常的惊喜。

观察可以告诉你故事怎么进行下去,观察可以提供你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情节。

创作故事首先要有打动自己的点。《11只灰雁往南飞》是吴烜的文稿,我发现这个故事里装着一个东经110度线上的中国,这点太诱惑我了,一定要画出来。除了青藏高原,在这条线上有草原、沙漠、黄土高原、秦岭、长江、南岭……各种植被物产、各种劳作生活,各个民族,我很享受把这么多东西装进一本书里的感觉。

《池塘》的创作契机是在公园游玩时看到了一群玩水的孩子,想起了童年的自己,于是想把一个乡下小孩的乡村记忆带给大家,带给孩子们和孩子们的爸妈。创作的每个环节都要一遍一遍修改,创意、结构、细节等,当然度的把握也是非常重要的,修改要有修改的理由,保持要有保持的理由,无止境的修改会使创作陷入泥潭,最终失败。

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为何您会选择用中国画的形式来创作儿童文学绘本?

张乐:我并没有直接用毛笔、宣纸来画绘本,但是经常有读者编辑认为我画的是中国画。中国画是中国独有的绘画门类,是中国的国粹。中国画表达出了中国人的优雅气质,是一种独特的东方美、画绘本的时候一切要围绕着画面服务,要为造型、情节、气氛服务,而且我用的是水彩、素描工具,脱离画面去考虑用这个描那个皴是极其错误的。但是“气韵生动、骨法用笔、笔笔贯气”的要求,可以贯彻到不同的绘画工具中去,也是中外相通的审美要求,我觉得有机融入中国画的特质,是中国原创绘本重要的绘画特征之一。

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为何现在国内大部分绘本会基于传统故事或经典著作进行二次创作?原创与二创分别有何困境与发展呢?

张乐:中国历史悠久,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这是中国原创绘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有些历史故事,原始的记载只有很少的文字,绘本的创作需要大量的考据,并展开丰富的想象。高质量的二创要有新的角度、新的深度,才会产生新的生命力!例如一些流行歌曲,翻唱的影响会超过原唱,因为同样一首歌,翻唱的人唱出了新的意境、新的唱法、新的质量,更加打动人了。

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如何看待阅读环境的营造?

张乐:我认为没有必要特意营造阅读环境或氛围,需要看书的时候在什么环境都可以。有些实体书店已经变成了社交场所,进书店的目的不一定是为了选书、买书了。

环球网公益频道记者:您自己的作品中,最满意的是哪一本(或哪一系列)?为什么?

张乐:我自己的作品每一本都是最喜欢的,每一本都有感动我自己的地方,每一次创作都是一次不一样的历险,每一本书对于我来说都意义非凡。有些简装书也会收到不期而遇的反馈。有些在期刊上发表的作品,也有读者告诉我,说她对某个故事有印象,今天终于见到作者了。从情感上说,我爱我的每一件作品,每件作品都是勇气+运气+能力的结合。如果说目前最满意的作品,应该是《池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