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之路:决不能为了吸引眼球而写作

【环球网公益频道 记者 文雯】“我认为阅读真的有用。新媒体阅读是未来工作和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但碎片式阅读不能替代读长作品,听书也代替不了纸质阅读。因为接受的方式不同,获得的成果也是不一样。”——张之路

见科学,也见文学

张之路毕业于师范大学的物理系,在中学当过物理老师,后又在电影厂工作多年。丰富的从业经历,对张之路的创作有着很深的影响。张之路认为,他的作品是集理科思维、影视思维与文学思维,三种思维“团结”在一起所展现出来的。

在构思创作科幻作品时,张之路会坚持三要素原则:第一,是“顺理成章”即逻辑自洽;第二,是科学元素;第三,是人文思考。“当然,新奇性也是我非常注意的事情。”张之路补充道。

在构思新作品的初期,张之路就想写中国传统文化之一——围棋的故事。如何写出新意?张之路想到了“让机器人下围棋”。创作过程中,张之路脑子里也闪现着一种思想——制造机器人有两个方式:一个是把机器改进为机器人,另一个是把人“改进”成机器人。由此,张之路创作完成新作——《棋门幻影》。

《棋门幻影》是一个弟弟寻找姐姐的故事;是一个围棋盘上棋子的故事;也是一个机器人的故事……围棋是这部作品环境背景和故事发生的场地。张之路在这部作品中,更是注入了一份思考和担忧——人类向何处去?

张之路对环球网记者表示:许多作家只要拿起笔,将书写频道转到科幻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陷入“只见科学,不见文学”的状态,书中的人物开始具有不食人间烟火的能力。这种状态写出的作品,可能神奇、可能怪异,但是缺乏情感,把文学中强调的表现人性、刻画人物放在了一旁。张之路认为,这样的科幻文学作品,在“文学”二字上是欠缺的,这也是他极力想克服的一点。

不忽略儿童的纯真的天性

说起张之路的代表作品,无一例外会想到《霹雳贝贝》,这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童年回忆。这也让张之路感到欣慰,“我要感谢广大观众和读者。当时科幻类型的影片稀少,我以为受到欢迎的原因,是因为这部影片跟上了那个改革开放年代的步伐……”

张之路始终坚持真实地表达少年儿童的心理变化。想成为普通孩子的“霹雳贝贝”,为了重返童年的康博思,手握充满魔力蝉笔的秀男……每个故事所展现的人物形象,让观众、读者在感叹张之路对少年儿童的共情力之深外,也不难发现,其作品除了内容新奇,更重要的是细腻地情感表述与人生哲思的传达。张之路对记者表示:书写这样的角色,才能打动人心。

张之路的文风和现在的主流文风不同,没有刻意的“优雅”或“煽情”,而是平实的叙述。这种平淡的风格,在现在众多语句华美、文辞夸张的文学作品中显得独树一帜。故事地叙述方式和人物的心理描写都十分贴合孩子的视角和情感,更能够引发读者的情感波动。这无一不体现了张之路的坚持:不忽略儿童的纯真的天性。

记住肩上的责任

如果把陶冶情操、感染、影响或者潜移默化都看成是教育的一种方式和路径,那么书对人的教育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张之路认为:关键在于对青少年读者给与什么样的教育。

“当然小学生和中学生接触的书也应该有所区别”张之路对记者强调。“我写过一本书叫做《第三军团》,写的是中学生,读者也主要是中学生。在题记中我写道:明天的幸福和光荣属于你们,明天的痛苦和艰辛也属于你们……但是我们更要告诉青少年,挫折是通向成功的桥梁,未来是光明的!”

张之路认为,应该告诉青少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这个世界除了幸福还有艰辛。这些提醒和告诫会有助于他们的成长。

“我在给孩子写东西的时候,还是很注意:多些美好,少些苦难。但对于他们成长中的烦恼,我还是没有回避。”张之路举例道,“比如我写《羚羊木雕》。作品似乎都要有个主题,我以为主题并不是单一的符号,而是表达人类多方面的追求与思索。面对困惑,面对抉择甚至是痛苦的抉择,也是一种主题。这个主题也不是仅仅存在于少年儿童当中。”

“给青少年写作的尺度与电影分级的道理是一样的。”张之路反复强调“决不能为了吸引眼球而写作,在为青少年写作的时候,更应该记住肩上的责任。”

而提及儿童电影的现状,张之路更是恳切呼吁:请电视台在固定的时段开辟专栏,播放几十年来我国优秀的儿童影片。让孩子们享受这些本来就是送给他们的、却与他们失之交臂的好电影。让这些电影再次登上荧幕,发挥它们应有的作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