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匪我思存:细细体会各类文学的细节之美

【环球网公益频道 记者 文雯】“不论怎么读,总会有所收获。开卷有益。”——匪我思存

匪我思存在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看书,并在学生时代开始尝试写作。“就很自然地开始了创作之路。起初就是喜欢,觉得好玩,到现在仍旧觉得很喜欢写作这件事。”谈及创作初心,匪我思存向环球网记者如是说道。关于创作的灵感来源,匪我思存认为是“突然的”,“有时候突然有个梗从脑海中冒出来,就觉得想写。或是走在路上,突然看到某个场景,也会迅速地编一个有来龙去脉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灵感具体从何而来,但它就是一直突然冒出来。”

写作十八年,匪我思存的身上有了太多的标签——“出品人”、“编剧”、“爆款”……。回顾这十八年,匪我思存认为:写作本身就是一个很崎岖的道路,这十八年来,有过无数的困难,有无数次撞到南墙上。匪我思存举例道:“写不出来,或者觉得自己写得不好,都是很痛苦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人生观和价值观随之丰富,匪我思存也在不断地想要突破自我。“突破自我很难,所以经常走弯路,经常头破血流。”匪我思存补充道,“外界可能会注意到作品、注意到影响力、注意到一些被大众看到的东西,但没有看到作者那九千九百九十九次不断尝试却失败的过程,因为被看到的,永远都是成功的那一瞬间。”

其实,读者看到的匪我思存,是有“反差”的。匪我思存表示,在生活中自己比较粗糙,甚至“有点呆”、“性子急”。但写作中,匪我思存自认是个细节控,长于描写、擅于细节。至于写作风格,匪我思存说:“我的作品风格也比较多,因为写的时间太长了,我有二十几部作品。长篇小说、短篇小说,包括散文我都写。所以我希望能不断地突破自我,千万不要固定一个风格。”

面对日新月异的阅读方式,匪我思存偶尔也会听有声书,不仅是为了“爱惜一下目力”,更是因为她擅于接受新鲜事物。匪我思存认为:不论怎么读,总会有所收获。闲暇时间,匪我思存几乎都在阅读书籍,“遇见好看的书我总想一口气看完,意犹未尽,会马上再看第二遍。因为第一遍急于知道后续情节,可能会看得比较快。第二遍可以细细体会各种文学的细节之美。每个人的阅读体验不一样,所以其实只要爱读书,那就是好的阅读习惯。首先是肯读书,毕竟现在大家娱乐方式太多了,也有人已经很多年不看书了。”

谈及新作《乐游原》,匪我思存表示,这次的人物设定“很有趣”,很有少年人的意气风发,以往其笔下的人物可能没有这么“跳脱”。且这次她写的是一对“佳偶天成”,匪我思存补充道:“他们天生就该是一对,而且很活泼。”另外一个特别之处是:技巧相对纯熟。“毕竟已经写了很多年了,所以技巧上会有一些进步。”匪我思存向记者强调,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

在小说作品影视化过程中,原作读者们对“书改剧”有所担忧的情况比较普遍。随着匪我思存撰写的《来不及说我爱你》、《东宫》、《千山暮雪》、《佳期如梦》、《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爱情的开关》、《乐俊凯》、《爱你是最好的时光》、《寂寞空庭春欲晚》这九部作品的相继影视剧化,匪我思存则坦然地表示:“没有完美的艺术作品,这是我很早就明白的一件事,所以读者的担忧我都明白。因为影视剧的表达方式、艺术标准,跟小说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永远会有一些读者觉得满意,一些读者觉得不满意。就像有一些读者喜欢我的某部作品,也会有一些读者不喜欢某部作品。这个很正常。”

而《乐游原》,已经是匪我思存第十部将被影视剧化的作品了,她无疑是开心的。“因为小说是一种相对简单的文学载体,而影视剧有更广谱的受众,会让更多观众也看到这个故事。也会有更多人了解这个故事,喜欢这个故事。”匪我思存解释道。

面对原著书籍改编的影视剧,带动原著书籍新一轮热销的情况,匪我思存觉得:首先,现在实体书的销量不比十几年前了。其次,大部分影视剧确实会带动部分原著书籍的销量,但从长远来看,其本身仍得是一部好的作品,才能获得更广泛的喜欢与传播。

匪我思存一直将写书形容为:站在茫茫黑夜中唱歌,等有掌声传来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有人听到并欣赏其歌声。所以,身为“原著”,通常想到的是,如何写出一部好的小说。至于能不能改编成影视剧,匪我思存从容地表示,要看“缘分”。“如果能(被改编为影视剧),那固然好。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先写一部好的小说。”

而说起自己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作品,匪我思存认真道:“当然是下一部。一个作者还没有放弃写作之前,如果就对自己的作品满意了,那就没法写了。永远是下一部要写得更好。”并表示:下一部要突破自我,并有新的技巧和新的高度。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