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鲁德曼:你可能不知道的微型金融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专栏作者David Roodman,针对微型金融(Microfinance)提出了五点思考。此文的微型金融(Microfinance)指为弱势族群提供的金融服务,尤其是被正式金融机构拒之门外的低收入、高风险人群;微型贷款(Microcredit)则是微型金融的一部分服务。

尤努斯(Muhammad Yunus)发明了微型贷款(Microcredit)?

是的,正如同福特发明汽车一样:福特启用生产线,尤努斯让乡村妇女结成小组,对贷款负起共同责任。但连带保证并非前所未见,至少对孟加拉国地区而言,英国人在1900年左右便引入了这种贷款方式。Roodman认为,尤努斯的贡献在于将微型贷款整合进商业模式,带动其他银行为穷人提供各式各样的金融服务。

微型信贷带给女性力量(empowers women)?

不一定。部分借款女性确如微型信贷机构所言,从中获得自信;但人类学家Lamia Karim也指出,由于连带保证的缘故,有些妇女的房屋遭到查封拍卖,以偿还团体贷款。Roodman认为应该改成一对一贷款,虽然贷款银行必须花更长的时间衡量客户违约的风险,进而影响利润,但此举能降低微型贷款的负面影响。

微型贷款已被证明是对抗贫穷的武器?

并非如此。全球诸多名人及学者皆大力赞扬微型贷款,认为通过一笔小额贷款便能协助创业脱贫。但新的研究则指出,微型贷款几乎没有改善任何贫穷指标,譬如贫穷家庭每月的支出或孩童是否接受教育等。微型贷款确实使微型创业的数量增加,但这些小生意并没有改善贫穷者的困境。Roodman认为脱贫的关键在于拥有稳定的工作(他认为这是工业化的成果),而非申请一笔小额贷款,创立一个难以为继的小生意。

微型金融无用?

非也。微型贷款产生的微型创业或许无法改善穷人的生活困境,但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事实上多数贷款人会将这笔钱用于购买或租用土地、偿还其它贷款或筹备婚礼等等,毕竟他们每天的收入和支出都不稳定,简易的金融服务让他们得以支应突如其来的的大额支出。

微型贷款不会像主流金融那样不理性(irrationalities)?

绝对还是会。这种乐观猜想造成资金疯狂涌入微型贷款机构:2010年,自境外投入这些机构的金额高达30亿美金。但这些机构的膨胀可能造成弱势者更容易受害,因为目前仍然缺乏可信赖的监管机构追踪这些低收入者的贷款情况,而且这也排挤了其他需要注资的领域,例如人员训练和硬体采购等等。

总结以上,Roodman认为应该建立各种金融机构,提供低收入者现代化的金融服务,而非仅限于有利可图的微型贷款。若过分偏重后者,则可能扭曲整个产业,将穷人导向风险性较高的借贷服务。这些既存猜想值得深究,否则不仅会误导大众,还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