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称竞争促使抗艾滋病药物降价

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3日在吉隆坡举办的国际艾滋病协会会议上,发表年度报告《理顺获取廉价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网络》。该报告提到,由于仿制药生产商竞争加剧,治疗艾滋病的一线及二线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价格正在下降,但一些较新的抗病毒药物价格仍维持较高水平。

无国界医生“病者有其药”项目的医疗总监科恩医生表示,无国界医生和其他治疗提供者需要为病人提供新的治疗方法,但专利权令这些新药的价格高不可攀。

随着过去一年更多有品质保证的药物源出现,世界卫生组织所建议的“一天一药丸”第一线治疗组合,即泰诺福韦(tenofovir)/拉米夫定(lamivudine)/依法韦仑(efavirenz)的“最低可行价格”自去年以来已降低19%,由每人每年172美元降至139美元,一些大量订购的国家则更可以争取比这更低的价格。

同样地,新的仿制药生产商亦令两种用于第二线治疗的主要药物,即阿扎那韦(atazanavir)/利托那韦(ritonavir),以及洛匹那韦(lopinavir)/利托那韦在过去一年已下跌28%,而最有可能负担的第二线治疗组合,即齐多夫定(zidovudine)/拉米夫定、和阿扎那韦/利托那韦的价格,目前为每年303美元。这表示第二线治疗的价格比2006年时下跌了75%。

不过,一些较新的艾滋病药物,包括整合酶抑制剂等关键的新组别抗病毒药物,由于专利问题,带来的竞争几乎全被阻隔。因此,这些新药的价钱非常昂贵。为第二线治疗失败的病人提供的抢救治疗药物组合最低可行价格在最贫穷的国家,每年要2,006美元,几乎是第一线治疗价格的15倍。那些无法以最低价格购买这些药物的国家,则要支付比这高好几倍的价钱。

无国界医生“病者有其药运动”的艾滋病药剂师博萨达娅指出,能否扩展抗艾滋病毒治疗、令更多病人受惠,以及为患者持续提供治疗,关乎能否降低新药的药价。她说:“目前大部分艾滋病新药物都没有质素可靠的仿制药选择,药价对中等收入国家而言也是另一个重要问题。自愿许可协议的条款并不完善,大部分协议都不包含以公众健康为原则的条款,大部分中等收入国家都被排除在外,因而限制了那些国家获得这些急需的治疗的机会。”

过去,因为印度生产仿制药及其“反对专利”的举措,让更多仿制药生产商进入市场,令第一线和第二线的组合药物药价得以下降。但随着现在更多有显著能力生产仿制药的国家对新的抗艾滋病毒药物批出专利,包括印度,找出方法令药价降低将变得极为关键。就像印度高等法院在2013年4月审理诺华案件时所重申的,当有专利申请不符合该国的专利要求时,该申请应被反对。当专利阻碍人们获得药物,相关部门应该基于公众健康理由而发出强制许可。2012年,印度针对一种被认为是无法负担的癌症治疗药物发出了第一个强制许可。

当前,无国界医生在国际艾滋病大会同时发表了另一份报告《检测抗艾滋病毒治疗,关注艾滋病病毒量检测工具的价格。在抗艾滋病毒治疗中,病毒量检测是一个黄金标准,跟临床和免疫(CD4)监测相比,病毒量检测能更准确和快速地检测出病人是否出现了治疗依从性的问题,继而需要更多辅导,甚至找出对治疗已失效的病人。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治疗建议在发展中国家定期使用病毒量检测方法。

但是,这些检测工作的价格和实际操作上的复杂问题,一直令这些技术难以在发展中国家广泛使用。

科恩医生说:“所有的抗艾滋病毒治疗项目的目的,都应该是透过抗逆转录治疗来抑制艾滋病毒,使病人血液里的病毒降至‘检测不到’程度。”她表示,病毒量检测是一个最好办法,让病人尽可能继续服用价格相对可负担的第一线抗病毒治疗,直至当他们真正有需要时,才转用较新的药物治疗。随着第二线药物治疗价格下降,现在是时候开始为病人进行病毒量检测,确保他们接受合适的治疗,而不用等到病情恶化才转用新药。

无国界医生现于21个国家为28.5万名病人提供抗逆转录治疗。在国际药品采购机制(UNITAID)的支援下,无国界医生正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7个国家进行项目比较研究,并试验分散治疗的可行性,包括定期进行病毒量监测和为开始接受逆转录治疗的病人进行定点CD4检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