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创始人投资教育:如何花掉1亿美元?

今年3月,西方媒体报道说,28岁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计划成立由硅谷人组成的一个新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美国一种政治倡议组织,旨在筹募及分配竞选经费给角逐公职的候选人),目标是推动移民与教育改革。对于扎克伯格来说,这是个大举动,因为过去他一直避免与政治产生纠葛,但是这一次他显然决心很大,媒体报道说,他会再往这个PAC投入133亿美元。

此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你可以从扎克伯格上次类似的行动中寻觅踪迹——2010年秋,他宣布向新泽西州纽瓦克公立教育系统捐赠1亿美元。

他和新泽西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纽瓦克市长科里·布克一起在奥普拉脱口秀上宣布了这个决定。“我们设立了一个1亿美元的对等基金。”扎克伯格告诉奥普拉。“这样布克市长和克里斯蒂州长就有一定资源,在纽瓦克实施新的计划,造成真正改变。把纽瓦克变成整个国家教育成功的典范。”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也提到了这件事,说基金名为“创业:教育。”“要用1亿多美元投资于教育,改变年轻人的生活。”

两年只花了1700万美元

从纽瓦克人口的数据和扎克伯克捐款那一年该市学生的学业表现可以看出,当地的确面临着迫切而巨大的教育挑战。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结果,在有18岁以下孩子的纽瓦克家庭中,约有1/3收入水平低于联邦政府设定的贫困线。根据纽瓦克公立学校系统2010年-2011年学年的统计,该系统有70所学校,将近37000名学生和3100名教师,每年在每位学生身上的投入高达2万美元,但七年级以上学生中只有40%在阅读和数学方面表现合格,升读大学的比例为38%,高中毕业的只有56%.

2010年纽瓦克教育预算为9.4亿美元,扎克伯格的捐款和它吸引来的对等捐助在其中所占比例将接近20%,所以这个消息当时吸引了全国的关注。不过,自此之后,媒体的热情便逐渐消退,很少有人再关心纽瓦克打算如何花掉这笔巨款。唯一的例外大概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2011和2012年,它两次走访纽瓦克公校系统,想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令人吃惊的是,根据2012年8月的报道,扎克伯格捐款两年之后,他的钱只花掉了差不多1700万美元。

非营利组织“纽瓦克未来基金会”负责人格莱格·泰勒接受采访时说,正如扎克伯克所言,那1亿美元又吸引到了大约5400万美元对等捐助,使其总额达到了1.54亿美元。基金会决定把这笔钱用于六个方面—学校选择(亦称“家长选择”,指美国学术界面对公立基础教育危机所进行的一场教育改革,旨在通过给予家长选择学校的自由和权利实现竞争,从而在整体上提升教育质量和办学效益)、教师与校长领导行为、早期教育、校外教育、新的美国共同核心课程、社区参与。

到2012年8月,基金会发出32笔捐助,用来聘请一些教育顾问、启动6所的新高中—2011年6所,2012年2所,其中3所是普通公立高中,3所特许学校。基金会还捐了60万美元给“教师革新基金”—这个基金主要捐出1万美元以下的小额资助构成,供教师群体在各自学校实验他们的教育新创意,此外基金会向“我自己的图书馆”项目捐出了17.6万美元,为8所小学的5200名学生每人发放10本书。

美国公立教育正在不断私有化的真相

这缓慢的改革时不时遇到挫折:头一个百万美元用来做一个社区调查,结果做得很差,只好又让罗格斯大学和纽约大学重做;当基金选出董事会,以便决定如何花销这笔钱时,曾经引起激烈批评:因为董事会里只有一位纽瓦克当地居民,那就是市长科里·布克。“不错,这是他们给的钱,但影响到的是纽瓦克的孩子。”《明星纪事报》一个专栏写道。

然后,2012年11月,基金会有了一个大动作:从扎克伯格的捐款中拿出将近5000万美元,用于支付一个新的“教师协议”,这是新泽西州首个同类协议,旨在向那些获评为“高效”的教师发放绩效奖金。协议规定,被评为“学区最佳”的老师最多可以拿到高达12500美元的资金。新泽西州之前从未实施过类似的、以绩效为根据的奖励规定,虽然在华盛顿特区等少数城市已有先例。而在华盛顿,这样的规定争议很大,甚至让市长亚德里安·芬蒂(Adrian Fenty)丢掉了乌纱帽。“我认为这有帮助—我知道它肯定有帮助—如果你的钱足够的话。”纽瓦克一位学区官员谈到这个协议说。

关于教师协议的谈判进行得相对低调。但是事情揭晓后,不断遭到一些纽瓦克人的反对。他们认为,克里斯蒂政府没有听取社区或者公众意见,便决定如何支配和运用这样多的奖金是错误的。“我与纽瓦克督学克里斯·塞尔夫(Chris Cerf)聊过,事实非常清楚:他把这笔钱视为自己的学校改革议程的后援金。”罗格斯大学法律教授保罗·崔切伯格(Paul Tractenberg)说。在他看来,扎克伯格这笔捐款已经成了催化剂,被有关人士用来推动针对公共教育的“大规模的自上而下战略”。

失望的纽瓦克家长和学生,以及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一个大型非营利组织,总部设在纽约,致力于维护美国公民的言论、宗教自由等基本权利)都相信,布克和其他人在如何花费扎克伯格的巨额捐赠、设定教育议程方面一直偷偷摸摸,因此他们决定起来抗争,强迫纽瓦克市当局公布了市长布克一些电子邮件。这些邮件虽然没有什么石破天惊的内容,却说出了一个真相:州教育官员竭尽全力寻找富有的金主,以便他们有钱以自己的方式重塑公校。一句话,美国公立教育正在不断私有化。

根据邮件透露的信息,扎克伯格与布克相识、成为朋友后决定捐款,布克借此与州长克里斯蒂达成协议,获得对纽瓦克公校的部分控制权—从1990年代中期起,纽瓦克教育系统一直由州政府管理。而扎克伯格捐款之后,布克将作为州长授权代表,全权负责领导纽瓦克制定详细的教育系统改革计划。

写邮件的人显然没想到有朝一日它们会被公之于众,所以毫不避讳。其中提到,纽瓦克本地慈善家雷伊·钱伯斯(Ray Chambers)曾想捐助100万美元,但是库克一名助手嫌太少,没有接受。而扎克伯格决定捐款后,非常关心这些钱会在公众心中造成什么印象,希望利用最佳场合对它进行宣传。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还问布克的长期筹款人巴里·曼茨,能不能让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奥普拉也捐一些钱。

在扎克伯克捐款之前数日,桑德伯格发邮件问,纽瓦克居民传统上对外来控制总持怀疑态度,如何让他们认同这笔捐款,以及它所带来的改变?布克的回答是:“这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担忧,在下周之前,我们要在社区动员的比赛中抢占先机。”绩效奖励协议的出台,表明纽瓦克市终于利用扎克伯格的钱作为一个谈判杠杆,启动了所谓“高水平”的改革。无独有偶,扎克伯格新近领头成立的那个“政治行动委员会”也打算介入教育。

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扎克伯格或许会像之前的比尔·盖茨,成为另个一个搅动教育世界的技术大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