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社会企业创新方法解决贫民窟资源难题

印度贫民窟资源匮乏的挑战激发了社会企业通过创新来解决日常难题。

几十年来,印度的贫民窟一直受到社会运动家、记者和人权主义者的关注。随着印度城市化的进展,这些大城市中贫困区域的生活条件日趋严苛。新的贫民窟在旧的贫民窟外缘形成。

今年早些时候造访孟买和德里的一些贫民窟以后,笔者发现关注拥挤、肮脏和贫穷这种不和谐的第一印象是很容易的。但揭开粗糙的表层后看到的却是萌芽中的社会企业正在孟买的M沃德(M Ward)地区和德里的库尔德地区(Holumbi Khurd)蓬勃发展。大小企业中相似的新型商业模式在这些社区内茁壮成长,促进了就业、节约了资源并激励着创新。水和能源之类的资源匮乏迫使居民更富创意、更加节俭、更加愿意与邻居分享。

这些区域显然有它们自己的问题:医疗保健的不足、干净水的缺乏、很少受教育的机会以及政府的漠视都加重了多数居民日常生活的负担。但是这种必需品的匮乏激发了社会创新,使得这一区域的许多居民在找到工作的同时向前发展,也带来了长远的希望。这些社区的例子不一定是可持续发展的典范,但许多印度城市为应对涌入的新移民作斗争的现状为世界各地的其他城市提供了经验教训。在众多领域里,必要性和创造力的结合提高了生活条件并创造了就业,能源、水和医疗仅仅是其中的几个例子。

以达拉维(Dharavi)为例,该地长期以来就是一个回收中转站,因为这一原因反过来又为当地数十万居民提供了经济发展的机会。孟买2100万人口产生的垃圾多数最终被倾倒在达拉维附近。在这里,“拾荒者”翻捡垃圾,从包括电子产品和废弃玩偶在内一切可以想象的东西里回收塑料。这样的工作枯燥而且危险,但平均每日工资可达到3-5美元,收入水平在印度可与以编织诱人繁复的沙丽织品为生相旗鼓相当,后者常常需要在拥挤闷热的房间内工作更久。 但较其他地区流行的商业模式而言,回收这一模式了无新意。

许多印度贫民窟没有接入本地能源网,迫使居民依赖昂贵、肮脏且危险的煤油。一家来自班加罗尔(Bangalore)的社会企业解决了印度是否应该建造更多的燃煤电厂或核电厂的争论。授粉能源(Pollinate Energy)公司在太阳能成本巨幅下降时为上百万印度穷人提供了太阳能。该公司为本地人或“微型企业家”提供培训,这些“微型企业家”购买本地生产的太阳能家用照明系统,然后出售给使用煤油照明的家庭。这些家庭反过来因此获得小额贷款,消除了前期购买设备的障碍。

对许多印度乡村的穷人来说,安全饮用水也是一个首要的健康挑战,如今跨国企业和小型社会企业都在设法解决这一问题。一家名为萨拉佳(Sarvajal)的本土公司发明了“自动取水机”(Water ATM),这种独立饮水机采用离网太阳能为一个反渗透系统供电,以低廉的成本24小时供应经过处理的水。用户只需要简单地刷一下预付卡。萨拉佳公司称其价格低于其他替代品。

萨拉佳公司培训加盟商,使他们能拥有并运营这些自动取水机。这给当地社区带来一种主人翁意识,从而有别于依赖于本地慈善机构或政府的卡车运水这一多数印度贫民窟的常态。萨拉佳公司去年获得了一份在德里运营一个试点项目的合同。

同时,联合利华则树立了一个跨国企业如何让穷人获得安全水并创造工作机会的例子。公司的水过滤器品牌纯睿(PureIt)售价24美金,是煤油炉烧水的替代品且成本更为低廉。针对无力全部支付前期费用的客户,联合利华的印度分部与几家NGO就小额贷款项目进行合作,其中一家在FACEBOOK上设有供人们捐赠的页面,最低捐赠额为10比索。通过这样的方式这些水过滤系统可以到达最需要他们的家庭。

科技公司也能提供满足如紧急医疗和就业等服务。在孟买东部一个名为毕瓦迪(Bhiwandi)的贫穷社区,微软与印度大科技(BigTech)公司及慈善营运组织ASHA为忘记或过于虚弱而无法到当地医院进行定期治疗的病人递送肺结核药物。ASHAs(accredited social health activists)由受训的本地妇女组成,她们参加遍及印度的相似医疗项目,是为印度最贫困人群提供医疗支持的一线服务力量。迪曼及(Dimagi)是一家位于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的软件公司,该公司与印度北方邦的慈善机构合作,与ASHAs一起使用移动手机为怀孕妇女提供医疗条件诊断及医疗建议。

印度的贫穷与健康问题无法单靠技术与社会创新来解决。一个更为响应公民需求的政府必然有助于解决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问题。但就目前而言,社会企业家们填补了不屑一顾的政府和不堪重负的慈善机构尚未能顾及的空白领域。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