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科普】美国真实案例:苯泄漏了怎么办?

工业事故不可能完全避免,石化企业发生含苯物质泄漏污染地下水的事情也并非没有先例。预防显然是重中之重,但同样重要的问题是,一旦泄露发生,媒体、公众、政府和企业应当如何面对这一问题?2013年初美国科罗拉多州降伞溪发生的管道破损导致含苯有机物泄露事件,也许可以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启示。

起因

事故发生在科罗拉多州降伞溪(Parachute Creek)附近。这是科罗拉多河一条全长23.7公里的支流。一家名为“巴加斯”的公司运营一条通过此地的天然气凝液运输管道。天然气凝液是天然气纯化的副产物,主要成分为各种烃类,其中也包括苯。

2013年1月3日,该公司的维修人员发现管道上的一个压力计失灵,出现烃泄漏。受损的压力计当天得到了更换,管道也恢复使用。基于肉眼观察,公司认为泄漏量只有约100升,低于汇报阈值,因此没有向美国环保署报告。

两个月后的3月8日,公司在进行管道更新相关勘察时发现了大片被苯污染的土地和数量未知的液态烃类。后续深入调查表明,这一泄漏实际上从2012年12月20日就已开始,持续到2013年1月3日被发现为止。

污染程度

3月8日发现污染情况后,公司开展了额外的调查,结果认为泄漏量远超过原来的估计,总量达1150桶(137000升)。其中苯是毒性最大的成分,位居美国环保署A类致癌物,污染地苯最高浓度可达18000ppb(10亿分之一),是饮用水安全标准的3600倍。降伞溪并非公共饮水源,但以普通水域标准而言该值也超标3倍多。

通过测试井的方式,监测人员认为到6月为止地下水污染面积已经不再增加,总污染面积约为43000平方米。这片地下水并不补给降伞溪,因此溪流本身受影响很小,最高检出苯浓度仅2.7ppb,低于饮用水安全标准。

这片区域属于天然气公司的私有土地,溪流也不作为公共饮用水源,因此短期内公众不会受污染直接影响。但区域附近有私人用井,原则上饮用或皮肤接触受污染的地表水和地下水是有可能受到影响的。

应对措施

大范围污染发现后,公司停用了这条输送管道,上报科罗拉多公共卫生环境部和美国环保署,并开展事故调查。但主要应对措施集中在监控和清理两个领域。

监控数据收集主要聚焦在土壤、地下水和地表水的烃含量。事故期间从上游的天然气厂到下游的降伞溪和科罗拉多河,每天进行地表水和地下水监测井的采样检验。附近居民只要提出申请,也可以获得家用井水或灌溉用水的检测服务。迄今为止尚未有私人井水或灌溉用水中检测出污染物。

清理活动在2013年3月开始。主要措施是挖掘壕沟下达地下水位,然后收集浮在地下水表层的烃类。与此同时,公司也在使用曝气槽和垂直曝气井净化地下水的苯。苯易挥发,所以将压缩空气引入地下水中可以把水里的苯提取出来。含苯空气重新收集起来然后按照大气污染相关规定受控释放。受污染的土壤会挖出并迁移到安全区域。

此外,清理人员还设置了屏障,防止地下水进一步污染溪流。

截至2013年6月,已经回收了2万升烃类,将1400立方米受污染的地下水提到表面挥发处理,1700吨受污染土壤被迁移。收集的烃去向尚未决定,但很可能会被降伞溪燃气发电站回收利用。

清理工程没有具体时间表,因为很多现实复杂因素可能会加快或者减慢这一过程。一般来说大部分泄露污染物可以在几年内清理完成。

媒体与公众反应

由于没有影响到公共水源供应,这一事件并未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虽然美联社发布了通稿,但知名媒体中只有《赫芬顿邮报》网站在4月2日刊载了一份报道。这篇报道承认这一泄露没有巨大风险,而把火力集中在政府管理的叠床架屋:有六个不同的政府部门负责天然气相关管道的不同领域,报道认为这可能是没有及时发现泄露的重要原因,并由此对全美6万公里危险液体运输管道和30万公里天然气管道表示担忧。

相比大媒体的相对沉默,科罗拉多本地报纸《丹佛邮报》则以平均每周一至两篇报道的密度在事后四个月之内持续跟进,涵盖污染现状、健康风险、清理进度、居民反响等诸多方面。

据丹佛邮报的报道,周边居民的一般态度是关注(concerned)而不警戒(alarmed)。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警告信号,要求立法者对天然气管道相关问题进一步加强监管。事故刚发现时水样监控由公司自己进行,部分居民对此表示了不信任并要求州政府接管监控工作。几位牧场主表示已经做好准备,一旦发现自己牧区内地下水遭到污染就会向公司提出索赔。除此之外,生活基本如常。

巴加斯公司的母公司开设了一个名为“回答降伞溪”的网站,专门负责回应公众的相关问题,还附带介绍泄漏物的威胁程度、清洁具体方法的原理等信息。一些当地居民的博客也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持续关注这一事件并整理各方面相关资料。

政府沟通措施

2013年4月,科罗拉多州政府网站为此事件创立了一个专门的页面。现在这个页面上有3份概述文档,36份来自政府部门的报告(最新一份在2014年3月18日发布),18份当事公司的周报(从2013年4月1日到9月8日),7份地图(显示不同时期的地下水苯浓度测算和受影响的水体分布),10条常见问题,2组照片集,25份新闻发布会文稿,以及6位相关负责官员的姓名、职位、电话和电子邮件。

此外,当地县政府还组织了一次线下公开集会,邀请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官员与当地居民就污染问题公开对话。

政策和相关费用

科罗拉多州公共卫生环境部在2013年6月出台了一份文件,专门针对巴加斯公司,要求他们完全确定污染程度、并彻底弥补泄露带来的环境风险,标准是所有的地下水和地表水都重新达到可饮用标准。

州相关法律规定一切环境问题都由所有者和运作者负责,因此监控和清理带来的全部费用都应由巴加斯公司承担。同时,由于州公共卫生环境部需要派遣人手对清洁工作进行指导和监督,公司也需要向州政府支付他们的相关费用。如果公司无力完成清洁,那么其母公司WPX能源公司需要对此负责。

事故归因与罚款

事故起因源于压力计内部管道破裂。由于压力计内部没有常规维护要求,因此公共卫生环境部认为这次事故并非维护不当或疏忽所致。

泄露最初被发现是2013年1月3日午夜,维护工人重启一个因低温而自动关闭的阀门时注意到了破损的压力计,并关闭了通向压力计的管道。工人认为压力计损坏是因为自动关闭时瞬间高压所致,由此推断泄露持续时间很短。由于压力计管道很细,泄漏量只有每分钟不到三加仑,由此带来的压力和体积损失太小,没有触发自动警报。直到两个月后的调查才意识到泄露早在2012年12月20日就已经开始。由此州政府认为事故迟迟没有发现也并非巴加斯公司的疏忽。

出于以上原因,公共卫生环境部废弃物处理局不打算对公司进行单独惩罚。按照州法律,无证排放废弃物属于违法行为,但天然气凝液属于公司产品而非废弃物,没有排放的理由、也没有证据表明是严重疏忽导致了排放。公司在清洁工作上也十分配合,因此没有进行罚款的理由——但如果后续情况和信息发生了变化,则会重新考虑惩罚措施。

但是,在清洁过程中,职业安全与健康委员会认为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没有得到充分的保护,因此在2013年7月向参与清洁的三家公司分别处以约1万美元的罚款。

结局

事故发生一年后,企业于2014年4月2日发布的公告声称:

自去年8月5日以来地表水未曾检测出苯。

一期(空气注入)和二A期(土壤气体抽取)污水处理项目成功地降低了地下水中苯浓度。

二B期生物注气法处理项目自去年10月建设完成后持续正常运转,已经完成原定目标的一半。

三期土壤气体抽取项目去年11月建设完成,持续正常运转。

自动烃回收系统自去年8月以来正常运转,已经从地下回收了1400升液态烃类。

工人从回收井回收了7000升液态烃,整个污染区域总计回收约45000升液态烃。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