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人士潜入波士顿老兵中心 体验美国慈善

美国人运营的慈善机构是怎么工作的呢?全叔曾参观位于波士顿的老兵服务中心,该机构是新英格兰地区最大的为无家可归的老兵服务的NGO组织。经过采访式地深入询问,全叔认为,该组织的运营方式在公平和效率之间尽可能地实现了统筹兼顾。这一命题,其实也是各国慈善机构都要面对的,中国慈善机构也不例外。

资金物资及物业来源

据统计,美国的无家可归者(homeless)中相当比例是退伍军人,来自不止一家NGO的报告说该比例超过20%(最高数据是26%),政府承认的数据也达到24%。波士顿地区的无家可归者约7000余人,整个新英格兰地区则更多,按该比例测算,无家可归的老兵数量是很庞大的。由于这些老兵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精神创伤的人比率很高,而且,长时间作战以及不止一次地被派往战区,使得这些人归国后适应社会、家庭和工作变得艰难。

美国民众对军人的崇敬之情高涨,全叔在美国待了一个月,路过东岸、中部到西岸的六个城市,无论是在机场、超市还是大街上,遇到身着军装的军职人员,总会有素不相识的路人口称“Thank your services”,军人则回答“Honor guide me”。每逢这个场景,总觉得其中有一种莫名的酷。在明尼阿波利斯和华盛顿两个机场排队的时候,还遇到人们纷纷主动让军人“插队”,军人则予以婉拒的状况,体现了和谐美好的军民鱼水情。在这样的文化下,无家可归的老兵群体就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社会治理问题,而成为一种关乎社会情感和文化的焦点话题。

因此,五角大楼设立了退伍军人事务部,社会上的一些帮助退伍军人的机构也应势而生。

位于波士顿的这家新英格兰老兵服务中心就是其中一家。该组织历史悠久,规模较大,目前占用的大楼属于当地政府,政府每年象征性地向该组织收取1美元租金。除此之外,政府没有任何扶助措施。

该组织得以顺利运转的资金全部来源于社会捐助,包括有钱人以及一些乐善好施的社会机构,如私人基金会和企业等。这些机构慷慨解囊后,很少会寻求公开的自证和宣传。据了解,依靠社会化的捐赠,该中心完全能够支撑运转。

该机构同时接受物资捐赠。这些捐赠种类不一,从T恤、衬衫、鞋子、薄外套、厚外套、帽子、毛衣、香皂、儿童玩具、CD唱片、文具、手工艺品甚至到化妆品,不一而足。

全叔的志愿者服务,就是把当天收到的物资拆封、分类和归架。

这篇文章是全叔参观波士顿老兵服务中心的所见、所思,读此文你能明白,为何陈光标式“慈善”根本不可能得到美国社会认可。

全叔征得中心负责人之一的Grady John的同意,以志愿者的身份进入了中心仓库,帮助其整理捐赠物资,意图是借此了解其运营情况。

当天运气不错,收到的物资包括一批手套和运动外套,这些物资来自当地一个私人基金会;数十件套头衫,这些来自当地一家游艇俱乐部,套头衫上写有“庆祝XX游艇俱乐部十周年”的字样;一批化妆品和鞋,来自当地一家百货公司,呃,当然是私人百货公司,美国没有政府开办的百货公司。需要说明的是,这些物资都是全新的,尚未拆封,虽然中心也接受旧衣物(要求事先洗净、杀毒),但很少收到旧的捐赠品。而仓库里不乏POLO by RL、CK、American Eagle等美国本土品牌,这些衣物大多来自私人捐赠,都是全新的。

这些林林总总的物品,放在中心的三个仓库里,每一位登记注册的老兵根据中心的规定,可以按时(月或年)领取一定数量的救济品。

这位居住在单间的老兵参加过越战,他对目前的生活表示满意,右侧围单间区的公共厨房。

全叔为新英格兰地区的老兵奉献了半天时间, Grady John决定由全叔自行挑选一件物品作为纪念品,本来颇为不好意思,但他坚持说,“get one”,语气坚决。于是,全叔挑选了一个可以组装的木制音乐盒。

中心为无家可归的老兵提供住宿,包括数十间单间和公共宿舍。非常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对这些住宿设施的管理措施。

单间是收费的。因为单间数量有限,而每个无家可归者都想住单间,那怎么办呢,既不投票(显然也无法投票),也不搞民主推荐(显然民主在这里无法发挥效用),就一条,通过价格来调节,单间的价格大约是每个月100至200美元,先来后到,有空余房间,新人才能付费入住。这样一来,基本上只有那些有充足的抚恤金的老兵才有可能入住,而多数人早已把抚恤金花光了。事实上,住在单间里的几乎都是年纪颇大的老兵。单间里有电视机和冰箱,可以上网,24小时供电。单间楼层配备了公共厨房。

这篇文章是全叔参观波士顿老兵服务中心的所见、所思,读此文你能明白,为何陈光标式“慈善”根本不可能得到美国社会认可。

公共宿舍不收费。公共宿舍几乎占据了整整一层楼,上千平米的大房间里,摆满了上下铺床位,总数近800个,床与床之间的空间比较狭小。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女兵参战,无家可归的女退伍军人比例增加。公共宿舍相应地也进行了男女分区。所有宿舍区的天花板上的灯具瓦数都极高,采用高瓦数灯泡的作用是逼人起床。工作日期间,每天早上7点,公共宿舍里的所有人都必须起床,且必须离开中心。Grady John说,这样做的目的是不养懒汉,“他们上街要么找工作,要么干点儿别的,总比睡在床上机会要多”。

公共宿舍配有厨房、休闲区、上网电脑、图书馆、投币洗衣间(两美元洗一缸衣服)等公共设施,甚至有台XBOX。

上图是中心为所有居住者配套的投币洗衣间,2美元可以洗一缸。全叔问一位正在洗衣的老兵,兜里没有2美元的人怎么洗衣服呢,他回答说,2美元都挣不到,为什么还要洗衣服。

老兵们大多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精神创伤,几乎所有人的经济状况都很糟糕,不少人还沾染了酗酒、吸毒等恶习,在公共宿舍内经常发生斗殴、欺生等情况,Grady John认为这是避免不了的。

向老兵们推荐工作机会,也是中心工作内容之一。但遗憾的是,大多数老兵无法胜任工作和社会生活,往往会再次回到中心。根据中心的管理原则,每个人有两次被推荐工作的机会,一旦两次都失败,中心就不再推荐了。因为,如果总是无法胜任工作,客观上会耽误社会机构继续向中心提供新的工作机会,从而影响他人求职。

也有一些老兵,通过自我调适和努力,胜任了工作,并重新回到社会,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从此离开了中心。中心一般会邀请这些人回来,讲述他们的故事给大家听,起到一个宣传鼓劲的作用。

中心把每一个曾经在中心住过并最终去世的老兵的名字,按照其兵种分类,制作铭牌贴在了大厅的墙上。是的,每一个人。这堵墙,多少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化不开的情绪。这堵墙差不多已经贴满了铭牌,很快就不够用了。

中心负责人之一Grady John带全叔参观了整个中心。他本人也是一名无家可归的老兵。全叔冒昧地询问了他在这里的报酬,大约是1000多美元一个月。

中心的公共厨房非常不错,经厨房负责人同意,全叔走进了厨房备料间和操作间,也看了一些原辅料的保质期,显然都非常新鲜。厨房负责人说,中心免费提供必要的食物,但不提供收费服务,也不开小灶。

Grady John说,只有那些愿意努力改变现状的人才能改变现状。中心的职责是安抚照顾无家可归的同类,鼓励和帮助大家重新走向社会,给愿意改变现状的人以机会,同时让无法或不愿改变现状的人也能活下去。

这篇文章是全叔参观波士顿老兵服务中心的所见、所思,回家路上,全叔一直在思索几个问题,虽然自己给出了答案,但并不确定。

一、 中心既然以收费作为杠杆来调节单间的供应,为什么厨房又不提供收费服务?

答:前者体现了效率,后者体现了公平。中心单间数量不够,需要通过收费来调节单间的供给,目的是让公平建立在效率的基础之上,但因为中心是非盈利组织,不需要让厨房来挣钱。

二、 为什么洗衣要收费呢?

答:体现了效率,否则将造成洗衣设施及水电的浪费。

三、 为什么要在工作日把人赶出中心?

答:估计是鼓励老兵们贴近更有效率的社会生活。另外,中心的职责是为无家可归的老兵提供最低的生活保障,至于这么多人走上波士顿街头是否成为另一种不稳定的社会因素,不是中心的职责所在。

四、 为什么每个老兵只能被推荐两次工作?

答:依然是效率,反复推荐不成功者,将来只能自己解决工作了。因为他已经浪费了两次机会,社会上的任何企业和机构都不会无休止地容忍不能干活的人。干活,毕竟是一种经济行为。经济行为就需要按市场规则来约束。

五、 为什么波士顿政府提供了一栋1美元租一年的大楼之后,不再提供其他帮助?

答:这个问题全叔没想太透,请教大家。

最后,要白描一段最令全叔惊讶的对话。

根据Grady John的介绍,虽然中心每年都有财政报告,但并不向任何政府部门提供。面对全叔的惊讶,Grady John很困惑地反问,“为什么要向政府提供,当然他们可以随时来查,但我们不提供。”

全叔:“他们为什么不要求你们提供”?

Grady John:“他们管不着”。

全叔:“他们1美元租给了你们一座大楼”!

“yes!”Grady John停顿了一会儿。

全叔组织着词汇说:“so……”

Grady John依然满脸不解:“so?”

全叔:“他们不担心你们有财务漏洞吗?”

Grady John:“我说了他们可以来查”。

全叔:“那你们向谁提供报告吗,比如捐助者之类的”

Grady John:“yes”。

全叔:“我是说假设,假设你们财务有问题,谁来监管?”

Grady John:“政府,媒体,捐赠者……所有人”。

全叔:“如果出了问题又财务作假呢”?

Grady John:“我明白了,你说的是丑闻,干这事儿的人会身败名裂”。

读完这篇文章,你认为陈光标这次的“慈善”行为能得到美国社会的认可和敬意吗?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