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多数发达国家均设有道德委员会

2010年12月2日,美国议员兰格尔(中间站立者)因违反道德在众议院经历了屈辱一刻。

【环球时报报道】尽管2013年首批省级新闻道德委员会已经在河北、上海、浙江、山东、湖北5个试点省市建立,9月16日成立的北京市新闻道德委员会仍然格外引起关注。其实,很多国家都有各种“道德”委员会,在欧美大学、学术机构和国际组织中,普遍设立道德委员会;在各国官方层面,议会领域普遍存在道德委员会,如美国参众两院、英国议会等。北京大学学者张颐武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再完善的法律也有它的漏洞,不可能规避所有不规范行为,所以很多发达国家才设立各种道德委员会。

美资深议员因不当行为被羞辱

在美国,《环球时报》记者经常看到一些大学、公司、政府组织中有类似“道德委员会”的机构。美国联邦政府甚至设有道德办公室,负责数百万联邦政府官员及雇员的行为规范。不过,常常为外界谈及的是国会的道德委员会。

1958年,美国国会为公务员创立第一个道德法规。该法案最初于1951年由一名议员提出,1958年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办公厅主任谢尔曼·亚当斯因收受企业主的礼物而被国会调查,该案促成法案通过。这套准则随即被国会视作议员们的道德指南。但直到上世纪60年代,国会才建立自己的道德委员会。

1964年,参议院道德委员会成立,1968年通过行为准则,其运作过程包括给予参议员以告诫,培训新任参议员,使之懂得如何规范自己的行为,调查操守问题,公开违纪行为,并提交参议院投票表决是否给予处分。道德委员会没有刑事处分权,如果被调查对象存在刑事方面嫌疑,应报请司法部处理。

众议院道德委员会成立于1967年,最初叫“纪律委员会”,后来改称“行为规范委员会”,2012年更名为道德委员会。众议院道德委员会的职能和参议院相似,但范围更广,包括咨询与告诫,查办违规违纪行为等。最近的一起著名案件发生在4年前,当时吸引了美国主流媒体和社会极大关注。

2010年,众议院道德委员会指控资深议员查尔斯·兰格尔犯有多项过失,如偷税漏税、滥用职权等。兰格尔是朝鲜战争老兵,自1971年起担任议员,是国会的一名传奇人物。2010年年初,兰格尔失去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的职务,11月15日,委员会对兰格尔进行审讯,气愤的兰格尔在中途拂袖而去。12月初,众议院以多票优势通过针对兰格尔的不信任投票,对其道德违规行为施以惩罚。不信任投票是国会少有的羞辱性举措,仅位列遭开除之后,当事人还要当面聆听众议院议长对他的“宣判”。

英“诺兰委员会”规定七大准则

英国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培育了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和文明素质,但英国道德委员会之多却让人吃惊,几乎各行各业都有道德委员会,职业道德的规范和系统建设覆盖了整个国家政府、公共服务部门、中小企业,几乎每个社会部门组织和企业都有职业道德框架和规范。

英国议会公共生活准则委员会是比较著名的“官方”道德管理机构。该委员会由英国首相梅杰于1994年创建,目的是应对一些政客的不道德行为,特别是“现金换质询”丑闻事件——英国籍埃及人、商人穆罕默德·法耶德这年10月向《卫报》举报称,他曾通过游说公司向2名议员行贿,目的是希望他们在议会辩论时提出2个有利于他的问题,而行贿金额是一个问题2000英镑。

议会公共生活准则委员会第一任主席是诺兰勋爵,因此该委员会又称“诺兰委员会”。该委员会的第一份报告规定了“公共生活”的7项准则,即“无私、正直、客观、负责、公开、诚实、表率”。布莱尔当政期间,于1997年扩展了该委员会的职能,如调查与政党献金有关的问题等。

2011年,英国媒体披露称,至少有646名议员申领了9300万英镑津贴和开支报销。《泰晤士报》引述英国纳税者联合会一名发言人的话说,有关议员申报情况的细节使普通百姓目瞪口呆。虽然英国现行法律难以追究这些问题议员的罪责,但公共生活准则委员会能。该委员会随后细查每名议员的公费报销细节,如果报销所得被发现是用于获取个人巨大私利,议会就做进一步追究,这让一些议员的政治生命不久便宣告结束。

韩“新闻伦理委员会”历史久

在韩国,提到道德,记者会想到1981年的《公职人员道德法》,不过另一个跟媒体有关的委员会更有历史。

1957年4月7日,由全韩国日报和通讯社编辑参加的韩国新闻编辑人协会公布了“韩国新闻伦理纲领”,并指出韩国媒体人应该以此为基本准则。1961年,韩国新闻伦理委员会正式成立,各大媒体的发行人、总编辑、部门编辑负责人等共同签署了遵守新闻伦理纲领和新闻伦理实践纲要的契约书。目前,韩国新闻伦理委员会由13人组成,其中新闻发行人、通信发行人、编辑、记者、国会议员各2人,律师和教授各1人,其他人员2人。

针对引发争议的事件,韩国新闻伦理委员会的审议室将对相关媒体是否违反新闻伦理纲领做出判断、加以制裁。制裁方式有:注意,非公开警告,公开警告,要求更正,取消报道,公开道歉,惩戒相关责任人,停止相关媒体委员会委员资格,甚至开除会员资格等。而韩国所有报纸和通讯社都有义务刊登委员会的决定。

在韩国新闻伦理委员会的网站上,记者看到判定违规的几条红线,包括禁止宣扬各种反人伦行为的内容;禁止对强奸、轮奸、变态性行为等进行具体描写;禁止对通奸等不道德性行为进行合理化等。在今年8月公布的裁决中,涉及新闻报道的有45件,涉及广告的有24件,大部分惩处意见是“注意”,也有部分“警告”、“公开警告”。《韩国日报》7月28日刊登的某壮阳药广告就受到韩国新闻伦理委员会“公开警告”裁决。

今年7月1日,韩国《朝鲜日报》刊登题为“传统和革新的手表欧米茄”,该报道主要介绍了欧米茄手表的时尚和优点,涉嫌软性广告,相关记者很难摆脱为特定企业牟利的嫌疑,这将降低媒体的公信力和信赖性,因此韩国新闻伦理委员会作出“警告”裁决。

道德和法律可以互补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俄罗斯国家杜马也设有专门的道德委员会,负责监督民选议员的道德和言行。去年2月,杜马道德委员会领导人弗拉基米尔·佩赫京因被爆在美国有市值超过200万美元的房产而被迫辞职。俄国家杜马中因有许多来自体育和文艺界的美女议员,她们中许多人是男性杂志的封面女郎,规范她们的行为也是委员会的工作之一。

就新闻行业而言,俄罗斯一些地区成立有电视和新闻媒体道德社会委员会,由各界文化界、科学界代表及政治家组成。该委员会主要任务是对电视节目从道德上做出评价,同时接受观众对电视节目的投诉。据俄罗斯《导报》报道,去年有俄共议员向国家杜马提出议案,建议成立一个“媒体界推广和保护道德”高级委员会,人员组成有俄总统、政府及议会推荐的代表,包括各政党和重要社会组织的领导人。但杜马新闻政治委员会负责人认为,组建这一委员会治标不治本。

此外,一些国际组织也有道德委员会。2004年,国际足联执行委员会批准了一套道德准则,2006年对准则进行修改,并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道德委员会,以监督和处理各种腐败行为。欧盟在欧洲议会设有下属的道德委员会,其职能和性质类似于美国国会的道德委员会,但权力要小一些,有时也受理一些和欧洲无关但和道德问题有关的话题质询。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再完善的法律也有它的漏洞,成立行业道德委员会来实现行业内部的自我管理要比诉诸法律更具合理性。虽然道德标准是一个软指标,但它是在法律的规范下实施的,两者能够不冲突。张颐武还认为,新闻道德委员会给新闻行业制订了游戏规则,对违规人员也具有一定的惩戒作用,北京市新闻道德委员会的成立对规范新闻行业是一件很有益的事情。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