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底层青年的困窘需要更多关注和破解

很多人看到小武被虐待的新闻,都会觉得非常 气愤,其母亲刘瑶竟然成为虐待孩子的帮凶。可是,很少有媒体关注,刘瑶也常常受到男朋友的暴力。23岁的时候,她生下小武时,已经注定成为一个单身母亲。 她的家境不好,在KTV靠陪唱来糊口。印证一句俗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是骂归骂,不能否认的是,这位单身妈妈已经沦为社会 的边缘人。从目前的境遇来看,刘瑶也是一位受害者,社会应该给予其改过的机会。作为一个局外人,我们或许无法想象,生活在一个县城的年轻单身母亲,出生在 农村,家里条件并不好,自己也没有文化和技能,感情并不顺利。为了更好的生活,只能去他乡的KTV陪唱、陪酒,看似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实际上却拿着尊严 来换钱,背后存在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现实的生活或许已经让刘瑶麻木。在基层,有一批年轻人与她境遇类似,长期生活在底层,社会难 以想象这些群体的生活压力。一方面社会对于他们冷嘲热讽,充满着歧视的眼光。另一方面,他们不得不为生存和教育下一代而努力。这些人有多大的社会压力,谁 也说不清楚。有人说,往往是陪唱的人,半夜下班后,对出租车司机是最大方的,给钱后常常不找零钱。细想一下,她们无非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社会的尊重。

实际上,媒体在关注在观察底层群体的生活,视角受到很大的局限。大多数媒体人都是“好孩子”,他们从小学习不错,通常是大学毕业,成长道路相对顺畅,充满正能量,往往很难体会到生活在底层边缘人的困窘和具体的悲伤,更奢谈为他们代言。

事 实上,在大城市生活久了,不少人看待问题总是带着“办公室思维”。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一味地鼓励青年创业,但是忽略了还有很多技校毕业的年轻人,他们更 需要就业。还有一些地方,在国家放开二孩政策时考虑如何服务,却忽略了我国平均每天就有5000个家庭离婚,很多单身母亲一个人艰难地带孩子。很多人热衷 于分析国际经济形势,但却想不到,为了一年两三千元的低保补助,低保户们会想尽办法与核查的乡镇干部套近乎。

生活在大城市久了,会 有一种错觉,中国的发达程度并不比发达国家差。于是,只要有外媒报道中国的落后,就会有网民不依不饶地反击。可是,对基层的情况,大城市的人却并不敏感。 我们看到身边的A面,远离我们的B面就成为盲区。从6岁幼童的遭遇及其母亲现实的生活状况中,我们应反思对底层的悲伤和困窘,还是要多一些关注,多一些解 决的良方。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