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公交线司机坚守深山 每年在家的时间不足百日

司机应国富今年50岁,沈默寡言,对乘客却总是笑呵呵的。他是宁波市东方巴士服务有限公司一名山区公交线的驾驶员,每天开着公交车上四明山。蜿蜒曲折的山区道路,一趟下来光转弯就有百余处。因为工作缘故,一年当中,他在家里的日子加起来不足百天,其余时间则都在四明山上的“司机小家”过夜。尽管如此,应师傅却坚守深山8年多。

通讯员 应刘娜 钱华荣 记者 薛曹盛 摄影 张培坚

沿着盘山公路开公交车,全线有100多个弯道

前天17:00左右,记者在始发站鄞江站坐上617—7路公交车,开车的就是应师傅。全程有40公里左右,一趟车开下来差不多需要90分钟。

公交车沿着盘山公路密北线蜿蜒向上,可谓“山路十八弯”,每隔几百米就会碰到一个转弯处,有些弯度挺大。细雨霏霏,四明山上云雾弥漫,视线不太好,一路上应师傅总是不停按喇叭。

东方巴士公司第四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提醒说,“山区公交线不好开,转弯处视线不好,太危险,每到这里都要拼命按喇叭,提醒过往车辆,否则容易出事故。”

记者注意到,公交车每个座椅都有保险带,座椅一侧都安装着扶手。一到转弯处,身体就坐不稳了。乘客李松飞住在四明山区,平时出门都会坐应师傅的车,“他开车最稳当了,基本上可以不扶扶手。坐他的车很安心,不会晕车。”

应师傅说,一趟车开下来,光弯道就有上百处,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一点小差都开不得。哪怕是大冷天,一趟车开下来手心都会出汗,“一到周末或节假日,来四明山的私家车多了。有些车主不熟悉路况,连弯道都超车,有一次差点儿撞上了,幸好踩刹车及时,吓出了一身汗。一到雨雪天,道路塌方多,可能开着开着前面的路就塌了,一车乘客的性命都在这个方向盘上,丝毫不能马虎。”

一年有270多天住在山上,最怕遇到下雪封路

90分钟左右,617—7路公交车到达终点站——位于章水镇杖锡山区海拔800米的低坪村,应师傅在四明山上的家就在这里。

鄞州有40余条山区公交线路,一半以上涉及四明山区。这其中有8条公交线路因单程运行时间长,首班车发班早,驾驶员很多时候只能在四明山上过夜,他们在山上有个特殊的“司机小家”。

应师傅的“司机小家”只有20余平方米,分割成几间屋,布置简单。上班时,应师傅开完最后一趟车,就会回到自己的小窝。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上床睡觉。平均算下来,应师傅一年要在山上住270余天,呆在家里的日子则不足100天。

“住在深山老林里,是不是有些不习惯?”

“就是有些无聊,晚上村民早早就睡了,有时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菜一般都是从镇上买来的,有时候从家里带些菜改善改善伙食。碰上冬天就要多备一些了,不然要吃苦头。”

应师傅所说的“吃苦头”就是碰上大雪封山,驾驶员只能被困在山上。“天冷下雪就麻烦了,路封住了,公交车开不了,驾驶员就只能困在山上了。前几年宁波下了一场大雪,当时驾驶员困了十来天,只能靠那些咸鸭蛋过日子。”东方巴士公司的林经理说。

有机会去开平原线路,村民集体跑到公司挽留

虽然这个“司机小家”设施简陋,但在应师傅眼里,这里却很温暖。“应师傅,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加菜了。你别忙活了,去我家吃。”傍晚时分,时常有村民来邀请应师傅去家里搭伙。应师傅笑着说,好几年除夕都是在村民家里吃的年夜饭。打开冰箱,有村民送来的时令蔬菜,有他们自制的油焖笋,“在这里,一样有家的温暖。”

“以前我们住的地方很潮湿,盖的被子都能拧出水来,现在条件好多了。能冲澡,能做饭,还有有线信号,都是村里帮忙解决的。”算起来,应师傅开山区公交线有8年多了。2008年那会儿,他曾有机会调到离家近一点的平原线路。没想到村民得知消息后,集体到公司挽留,还特意请来了记者,希望留住这名好司机。看着村民眼里的不舍,应师傅最后选择了坚守。

山外的小辈想给山里的老人捎带柴米油盐,山里的老人要把土特产捎给镇上的儿孙,还有代充话费等等,这些额外的小帮忙,他都很乐意当起村民的“快递员”。

“山区线路这么难开,为什么还要开下去?”

“谁都觉得山区线难开,但总要有人开。我开了这么多年,毕竟有经验了。我不来,还要有人顶上来。”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