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基会工作人员:批评报道是我们反躬自省的契机

“生命不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一串串动人的笑声。我们坚信,我们的每次援手,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迎来的一次惊喜。”11月27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以下简称“红基会”)以“初心·守望”为主题,在北京举办“红十字天使计划”10年人道公益分享会,向10年来长期关注、支持人道救助和人道服务事业的爱心企业、个人、合作机构、志愿者以及媒体人,汇报10年人道公益历程,并向其中的杰出代表致敬。

因为贫困,很多孩子失去了获得及时适当治疗的机会

“红十字天使计划”启动于2005年8月。2004年,14岁的孙海栋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孙海栋的父亲走投无路之下,决定自杀后捐赠器官,换取儿子的巨额医疗费。这件事被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

“当时,我国还没有一家专门救助白血病儿童的慈善机构,我们就决心做。”红基会筹资联络部部长李晶介绍说,由于此事的触动,中国第一个专门救助白血病贫困患儿的公益项目“小天使基金”诞生。

2005年是我国重建医疗保障体系,试行城镇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政策的第二年。统计数据显示,这一年,我国城镇基本医疗保险支出1078.7亿元,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支出仅有61.8亿元,当年我国农村人口有7.5亿,人均支出仅有8元多。

得到“小天使基金”以及社会各界的帮助后,小海栋进行了骨髓移植治疗,但2006年年初还是离开了人世。令人痛心的是,还有很多像孙海栋那样罹患重大疾病的孩子,因为贫困,失去了获得及时适当治疗的机会。

据了解,从2005年起,红基会先后启动了针对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脑瘫、听力障碍、矮小症、唇腭裂、再生障碍性贫血等多种重症贫困儿童的救助项目,公益项目从无到有,救助人数从少到多。10年来,“小天使基金”救助贫困白血病儿童15958人;“天使阳光基金”救助贫困先心病儿童5204人;“东方天使基金”救助重症再障儿童106人;“嫣然天使基金”救助贫困唇腭裂儿童10738人;“玉米爱心基金”救助听障患儿153人;“幸福天使基金”救助贫困大病儿童和农民9万多人……累计救助人数超过10万人。

2007年,“红十字天使计划”荣获我国慈善领域政府最高奖项——“中华慈善奖”。2012年,“红十字天使计划”作为人道救助品牌项目,写入国务院《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10年来,有3.5万多家企业、160多万个人为人道救助项目捐款捐物,20多万人参与志愿服务。

“在大政策、大格局关注不到的角落里,仍有需要我们关心关注的人群”

红基会救助救护项目总监周魁庆讲了这样一个故事,2013年春节前,红基会的工作人员去河南省走访看望“小天使基金”救助的白血病儿童,带了一些漂亮的书包和孩子们喜欢的书籍、玩具,离开北京时,计划走访名单上有10个孩子,但到了郑州,这个名单上只剩下9个了。就在他们坐在开往河南的列车上时,一个幼小的生命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样的事例在这些年的工作中遇到过很多。哀痛、沮丧和无力感往往会在这个时候紧紧包裹住我们,让人难以呼吸。”周魁庆的一位同事说。

据了解,“红十字天使计划”的目标人群概括起来,就是国际红十字运动定义的“最易受损人群”,包括:发生灾难性医疗支出、面临生命和健康危机的人群,尤其是儿童,是首要关注的人道救助对象;遭受重大自然灾害,应急生活保障和灾后生计恢复面临严重困难的,是需要密切关注的人群;处于灾难易发地区、卫生服务脆弱地区、生计乏力地区、教育缺失地区等,被潜在的人道危机威胁的人群是持续关注的人群;社会转型期造成的农村留守儿童、空巢老人以及城市底层流动人口等新生最易受损群体,也将纳入关注视野。

10年来,“红十字天使计划”从单纯的人道救助走向更丰富、更广泛的人道服务领域。在这个过程中,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也在快速构建、完善进程中。

目前,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建设初见成效,医疗保障支出总水平较2005年增长了8倍多,农村医疗保障水平有了数十倍的增长,人均达到约400元。2009年,国家彩票公益金首次支持贫困白血病儿童救助项目,到今年“十二五”计划结束,累计拨付资金5.558亿元,资助贫困白血病儿童14688名,先心病儿童4564名;2013年,国家有关部门宣布,因病致贫返贫现象已经得到根本缓解;今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疾病应急救助、商业健康保险和慈善救助联合构建的医疗保障和救助网络基本形成。

“感受这些改变的同时,我们仍然注意到,在大政策、大格局关注不到的角落里,仍有需要我们关心关注的人群。比如对于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肿瘤等重大疾病和一些罕见病患者来说,受医保异地报销比例、医保报销上限、医保药品种类限制等因素影响,个人医疗费用负担仍然非常沉重。绝大多数农村家庭,即便是城镇普通工薪家庭,大病治疗的经济压力仍然巨大。在新浪微公益、腾讯公益等个案救助平台上,求助案例依然不断增长。”

据了解,红基会专门救助白血病儿童的“小天使基金”,每天都会收到十几份患儿求助申请。而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增白血病儿童约两万人,按照目前的居民收入水平和医保政策,其中至少有50%的患儿可能因医疗费用过高而影响治疗。除此之外,他们每天还会接待几十例其他重大疾病求助申请和咨询,但由于没有足够资金,没有相应公益项目,对于有的求助者他们暂时难以提供帮助。

公益组织和媒体在情怀上拥有高度一致性

红基会的宣传部负责人牛晓波曾经是一位媒体人,在当天的发言中,他对媒体表达了由衷的敬意。他说:“很多基金会公益项目都源于媒体的报道。”比如,正是媒体关于小海栋事件的连续报道,催生了专门救助白血病孩子的“小天使基金”;乡村医生培训项目和乡村卫生院站援建项目的创设,也是源于一系列关于西部贫困乡村基础医疗窘迫状况的报道,包括贺延光、王文澜、雷声等多位著名新闻摄影家拍摄的关于索道医生、马背医生、大山里的苗族医生等一系列图片报道;由“紫娃”的报道引发的先天性心脏病救助项目“天使阳光基金”;南方周末的报道引发的关注西部被清退代课教师的“燃烛行动”等。

在牛晓波看来,公益组织和媒体,往往在情怀上拥有高度一致性。“我还在媒体工作时,一直把国家和社会变得更美好的希望,很大程度上寄托在媒体和公益这两个行业上。后来我进入红基会,自己成了一个公益人后发现,也许让我们这两个行业承担那样宏大的使命,有点一厢情愿。但值得欣慰的是,至少这两个行业中的人们,很可能是最容易找到共同语境的,因为他们有着对美好世界的共同向往和追求。”

“这些年,我们在舆论场中的位置有点尴尬,应对舆情危机几乎成为有的部门最重要的工作内容。很多时候,会沮丧,会感到憋屈。说实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种心态,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其实真的不容易——尤其是无则加勉,更难。”牛晓波说,“一直保持心如止水虽然不太现实,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同事们都有一个起码共识——所有严肃的批评报道都是我们反躬自省的难得契机。这些报道至少在帮助我们完善公益项目管理体系、探索公益活动新模式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让我们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时,最大程度避免有意或无意的缺漏和伤害。”

在红基会秘书长孙硕鹏看来,相比10年前,“红十字天使计划”面临的环境确实变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治理水平、社会保障水平都得到了显著提升;我国公益行业的发展也已经走过了突飞猛进的草莽时期,进入日趋开放、专业、规范的新阶段。”孙硕鹏表示,未来10年,“红十字天使计划”将继续围绕“保护生命与健康”的人道主义宗旨,本着精品化、精细化原则,对人道救助和人道服务项目进行深耕和改造。(桂杰)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