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公益创业“输血”

“我是一名公益人士,同时也是一名创业者。我要做的就是通过公益创业帮助更多的残疾人实现就业。”2014年,名校毕业的曾婕“任性”地放弃了在上海的高薪工作回到成都,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开始创办“小笼包公益”。曾婕通过开办“无声课堂”为聋哑学员请来4A公司的设计师授课,教他们学习平面设计,已成功帮助多名残疾人就业。

正如像曾婕那样,创业为公益事业插上了经济的“翅膀”,公益也因创业更加有了生机与活力。那么,如何为公益创业“输血”,这是一个待解的难题。

慈善并不只是捐款

“通过市场化运作,可以很好地帮助孩子更有尊严地活着。这是在履行社会责任、也是在解决社会问题。”浙江省宁波市海曙西河街莫益民说:“我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残疾人尤其是聋哑人,他们内心很安静,适合版画、雕刻、绘画等。”他创办的“五谷画坊”聘请残疾人上岗,为其缴纳“五险一金”,而且根据业绩派发奖金,使残疾人实现了真正的就业。在企业盈利的同时,也承担起了社会责任。

像莫益民这样投入公益创业的人还有很多,在困境中站起来的脑瘫患儿妈妈袁艳玲坦言,“希望成立一个企业,通过商业运作,帮助更多脑瘫儿家庭。”袁艳玲手工作坊已经有员工50名,她们都是脑瘫患儿的妈妈,当工艺品数量越来越大时,走上商业化、规模化的道路是必须的。

“在作坊里,每一名妈妈都是受助者,后来又变成援助他人的志愿者,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袁艳玲说:“手工作坊要走上商业化道路,自力更生,不再需要向社会‘索取爱心’。”

对于上述现象,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接受《慈善公益报》记者采访时说:“慈善不是捐款,慈善是挣钱,是为穷人挣钱。如辽宁抚顺雷锋文化传承中心通过爱心助残、助学项目,变‘输血’为‘造血’,向农民工子女和残疾青少年免费赠送羊羔,使受助方由‘被动’接收到‘主动’参与,实现养羊脱贫。”

公益创业需要盈利

曹军是一名视障创业者,其创办的北京保益互动科技公司致力于“能让手机说话”,解决盲人无法通过触屏打电话的问题。面对每年500万元的支出与年盈利不到6800元的困境,曹军思索着“怎么去盘活资金迎接来年的挑战?我多支撑1年,就能够解决3~5万盲人的看见问题。如果我多支撑5年,说不定就能够再多解决100万盲人的同类问题。”

与曹军面临的问题一样,公益组织能否通过自身“造血”实现公益救助社会价值的最大化,这也是慈善公益人士普遍关心的问题。

对此,牛津大学公益创业研究中心认为,市场导向性表明公益创业的绩效驱动、竞争性和前瞻性。公益创业为了获得可持续的发展,需要以商业企业的方式运作并获取利润。利润和盈余是组织及公益事业发展的保障,也是公益创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

但公众对公益资金用来商业运作的质疑不无道理,慈善公益组织承担着社会救助的职责,一旦进入商业领域容易受市场经济利益驱使,使人们对公益组织的“非营利性”产生误解——公益创业能否盈利?

“目前对公益与商业的关系存在一个普遍误区”,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认为,“现实并非如此,公益与商业合作,或者公益组织从事商业活动是一种社会现实,从某种程度来讲对公益事业可持续发展是有益的。”

接受《慈善公益报》记者采访的一些公共服务专家认为,社会服务和管理体制的创新,离不开公益创业的不断深化。公益创业组织自身要有“内生力量”,这需要社会各类资源和需求的互动。

搭建公益创业平台

目前,上海市已在杨浦区率先探索建立公益创业的孵化基地,秦伟通过“慈善超市”实现了公益创业。超市主要以接受社区内居民各类物品的捐赠或是“公益寄售”,其获得的资金循环利用于社区的公益服务。除此之外,上海杨浦平凉街道“乐银龄”公益创业孵化园中为老人们构建了“老人之家”日间服务中心,70多岁的齐老伯笑呵呵地说:“这里有吃的、用的,还有一大群老伙伴聊聊天,志愿者也会给我们开展各种活动,每天在这里过得可充实了,要是不来这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公益创业与所有的创业一样,在创业的初期需要一套‘孵化机制’”。在上海大学生创业示范园进行创业的顾莹姝认为,“公益创业‘孵化’,本质上也是通过公共平台,分解创业过程中的各种成本,为创业与需求的对接提供机会。”

此前,青岛市下发了《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改革方案》和《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改革推广方案》,为公益创业成长提供了更加有利的政策环境。

“为公益创业提供后勤保障、管理咨询、信息、网络、培训等一站式服务,不仅解决了众多公益组织没地办公问题,还能为他们提供专业化的指导。”青岛市同名书坊社会服务中心负责人王呈祥认为,通过政府专业化培训让其专业的盈利知识,改变了过去靠自己公司为公益组织“输血”的状态。在参与“我是你的眼”公益助残项目后,从家庭、社区、社会3个层面上着手,建设盲人社会支持体系,为盲人朋友解决了生活中的困难。

记者 张迎迎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