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正在成长仍需扶持

民间公益正在成长仍需扶持

嘉 宾

郭联发 “微爱留守”公益活动发起人

赖俊兵“新年新衣”公益活动发起人

张建华 江西捐友群群主

杜兴强 香港斯图特基金会江西项目负责人

主 持 人:本报记者 张 雪

需团体协作

公益活动要靠组织

主持人:作为民间慈善活动发起人,是什么促使你们萌发这样的想法?

张建华:萌发遗体捐献的想法是日积月累的,经常在媒体上看到一些病人因没有器官来源进行移植手术而失去生命,很惋惜。一次次触动下,2009年,我带着妻子孩子一同去省红十字会登记,一家人都成了遗体捐献志愿者。后来,我发现社会上对遗体捐献的认同度很低,志愿者之间缺乏沟通和联系,面向社会的遗体捐献宣传几乎空白。于是,我想尝试将志愿者组织起来,进行合力宣传,来化解人们的误解和偏见。2011年,我建立了江西捐友群。目前,群友已经有300多人,我们定期组织大家学习遗体捐献有关知识,深入社区工厂开展宣传活动。

赖俊兵:为让贫困家庭学生新年能穿上新冬衣,我组织发起了2012年“新年新衣 温暖萍城”公益活动。作为媒体人,我以萍乡网络电视台为平台,宣传公益活动,引起社会关注,也收到了不少善心善款;另一方面,联合团市委和文明办,收集贫困学生相关资料。事实证明,靠一己之力去完成一个大型公益活动非常困难。

郭联发:目前民间公益组织挂靠占多数,注册的很少,发展成型的更少。多数民间公益组织处于松散或半松散状态,通常以QQ群或论坛形式存在,由一个公益组织者吆喝几个志同道合的志愿者在做,而这些志愿者参与公益又是随意且不专业的。另外,义工类组织、学雷锋类组织较多,但专业的公益组织很少。“微爱留守”缘于我之前扶贫工作的经历和数次特困地区相关情况调研,我感到公益活动对帮助弱势群体有重要的作用,是对政府相关工作的补充。调研中,我发现留守儿童问题日渐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作为一名公职人员,我有责任有义务去关爱他们。于是,我找到《江西日报》,希望以《江西日报》的名义发起“微爱留守”公益活动,致力于打造一个帮助留守儿童的公益平台,影响更多爱心人士关注留守儿童。活动打算通过整合报纸、电视和网络等媒体资源,依托高校和社会志愿者,由专业心理机构和专家全程指导,汇集点滴爱心,奉献微薄之力,以实际行动来关爱留守儿童。

遇发展瓶颈

公信力仍需培育

主持人:在活动的开展过程中,你们认为还存在哪些困难?

张建华:我们每个月至少有一次活动,但到目前为止,每次活动的车费、伙食费都是群友自己解决,而活动涉及的宣传单、横幅等费用,则通过群友捐款。有些企业或机构愿意捐款,但因我们是民间组织,信任度不高,也无法开具票据,最后只好作罢。

按照我国相关规定,慈善捐赠可以享受税收减免。这意味着,企业捐款给未注册的民间公益组织,无法享受到这些优惠政策。在我国,公益组织注册实行“双重管理”,除民政部门之外,还须挂靠一个政府部门或公办社团作为业务主管单位。所以,筹资难和注册难是制约我们发展的瓶颈。

郭联发:当前民间公益组织面临三个问题。一是名分问题,民间公益组织大多是行公益之实,却无公益之名。按目前的政策,公益组织注册实行的是“双重管理体制”,除民政部门外,还必须找一个业务主管单位。由于平时管不着,出了事却要承担责任,所以都不愿意做这个挂名“主管”。二是信任问题,公众不理解和不信任,让民间公益组织“很受伤”,公众要么把志愿者当做活雷锋,要么就质疑其背后的功利动机。三是沟通问题,民间公益组织大多单打独斗,相互之间缺少信息交流,与政府的沟通也不畅,政府不知道公益组织在做什么,公益组织也不清楚如何与政府有效沟通。

主持人:财务是否公开透明,对公益组织的信任度有极大影响,你们怎么处理呢?

赖俊兵:我们有两种方式,一是通过媒体筹集到的善款,来源、用途、去向全部在报纸、网络上公开;二是让爱心企业自己掌握财务收支,媒体只负责宣传报道,这样就能保证财务的公开透明。

张建华:我们的活动经费是大家凑份子凑了4000元,每次活动印制材料,都由两个以上的人经办,报销时要核实签字,所有开销都在群内公开。

主持人:香港斯图特基金会2003年创建成立,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微型非营利性公益团体,没有任何宗教及政治背景。你们是否会有以上这些困扰?

杜兴强:香港斯图特基金会致力于为贫穷地区提供项目资助,捐建斯图特春蕾学校、贫困山区村民饮水工程、大中专学生助学金、小型沼气发电站等,改善当地农村居民的学习及生活条件。到目前为止,已经在江西建设了16所春蕾学校、24座饮水工程,资助贫困学生276人次。

香港的民间公益组织,不存在挂靠政府机构的问题,一般采用公司化运作,由职业公益人负责运营。公益活动和商业是分不开的,公益活动最大的资金来源是企业,企业会结合他们的商业活动为公益组织捐款。基金会的资金需要通过和商业合作来进行保值、增值。我们一年收到的善款多达200多万元,但花钱比筹钱更难,因为每分钱都要对出资人负责。我们通过政府监管、企业参与、公益组织推动、媒体监督“四轮驱动”来保证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我们每年的年报都会披露,还会有专业会计师审核,公益运作完全靠组织的“公信力”维持。

要寻求突破

需实现公益融合

主持人:草根公益要突破,需要从哪些方面入手?

郭联发:民间公益组织要发展,首先要解决定位问题,公益组织要有更明确定位,只有搞清楚“我是谁”和“我要做什么”,才能谈如何发展。其次需要解决能力问题,专业服务能力是现代公益组织发展的重要条件。做公益,既要有专业技能人才,也要有团队管理人才;既要有筹款能力,更要有管理账务能力。最后要创建自己的公益品牌,民间公益组织要摆脱完全依赖于捐赠赞助、帮基金会执行项目等存活方式,就必须寻找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必然会在公共服务上出现一些真空。而当政府和市场都无法为这些真空提供服务时,民间公益组织的作用就凸显了。很多事情,民间公益组织可以拾遗补阙,调动资源去做试点,等成熟后向政府提供总结报告,为政府推行铺平道路,从而达到“影响政策、参与决策”的目的,做到尽职不越位、帮忙不添乱。

杜兴强:我服务的是一个香港的公益组织,但是工作地点在江西。对比香港和内地民间公益组织,我感觉,民间公益组织定位要精准,应该是对政府的拾遗补阙,而不是替代政府的功能。同时,在服务对象上不要贪多求全,要针对特定群体进行特定服务。此外,还要加强筹款、花钱、监管的能力,有好的能力,才能驾驭好的项目,从而培育公信力。

民间公益组织的现状,多是单打独斗,且多数透明度不高。目前我们没有一个机构在做全产业链,不同公益机构都是产业链上特定的一环。公益产业链尚未形成的原因,在于很多“缺环”的存在,有些领域甚至是空白的,没有人去做。

《江报直播室》是江西日报和大江网联合主办的全国第一个报网互动视频直播栏目,为进一步加强与网友、读者的互动,我们真诚地向你征集话题,并希望得到你的意见与建议。联系电话:13870697972。

登录大江网(http://www.jxnews.com.cn),即可在网上收看本期《江报直播室》的实况。

作者:张 雪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